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云靳风沈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

穿越重生小说《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云靳风沈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六月”,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她很是愤怒,虽然她不是原主,但或许是有原主的记忆在,而记忆是包括事情记忆和情感记忆的,父女之情无法割舍牺牲的大将,若落得这般下场,实在是国之悲哀她虽对历史没有太深研究,但也知道败军之将,在古代罚俸,丢官,削爵,流放,杀头,甚至株连都是有的帝王总是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她展开衣裳,这是一件男装,又长又宽,她压根穿不上,这衣裳的主人很高,不知道是那侍卫的吗?她把衣裳裹在身上,衣裳半旧,但十分干……

小说: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

作者:六月

角色:云靳风沈仞

火爆穿越重生小说《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六月”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她哆嗦地一寸寸往后挪,漆黑杏眼惊惶无助地看着狂怒狰狞的蜀王,嘴唇颤抖着解释,“我没有杀王妃,求王爷相信我。”一名绿衣女子冲出来,恶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还敢狡辩?你的侍女小绿已经招认,是你嫉恨我长姐抢了王爷,所以趁着长姐临产在即要让她一尸两命,你说只要她死了,你就能当王妃,落锦书,你这个狼心…

踹渣男后,我霸上美貌皇叔

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大燕王朝,蜀王府。

落锦书披头散发地跪在暴雨里,瑟瑟发抖。

“贱人,本王让你陪葬!”狂怒咆哮声穿透了震雷,黑靴重重地踹在了她的腹部,她像破布一样飞出去。

落锦书痛得全身蜷缩起来,血雨扑面,像被猛兽逼到了绝地的兔子,怕得牙关打战。

她哆嗦地一寸寸往后挪,漆黑杏眼惊惶无助地看着狂怒狰狞的蜀王,嘴唇颤抖着解释,“我没有杀王妃,求王爷相信我。”

一名绿衣女子冲出来,恶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还敢狡辩?你的侍女小绿已经招认,是你嫉恨我长姐抢了王爷,所以趁着长姐临产在即要让她一尸两命,你说只要她死了,你就能当王妃,落锦书,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人,枉我长姐待你这么好,你杀了她不说,还要把她毁容。”

落锦书面容骇然,心沉到了谷底,绝望如网一般笼罩着她,“不……不可能的!”

小绿为什么要这样说?小绿为什么要害她啊?

她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王妃倒在血泊之中,还是小绿去叫人来的。

但绿衣女子根本不让她辩解,眼底一狠,拔下簪子便朝她扑过去,“我要杀了,杀了你为长姐报仇。”

落锦书慌忙躲避,簪子插进了她的手臂,血液顿时染了衣衫又瞬间被雨水冲散。

蜀王云靳风一手拉开了绿衣女子,阴沉的眼底尽是残暴之色,恨意如织,“你就这么下贱吗?好,本王如你所愿,沈仞,把她拖出去,让王府最低贱粗鄙的奴才好好招呼她。”

一名粗横的侍卫踏雨而至,粗暴的手抓住她的肩膀,宽松衣衫褪下,露出洁白颤抖的肩膀和瘦削锁骨,她吓得连爬带滚地扑到云靳风的面前,哭着说:“王爷,小绿撒谎,您相信我,您相信我啊……”

云靳风眼底的恨意烧起来,仿佛是要把她灼成灰烬,怒喝道:“沈仞,还愣着做什么?”

侍卫沈仞从她身后揪住她的头发,狠狠拖到出去,落锦书瘦削的身子没有一点多余的肉,被打湿的素衣依旧勾勒出纤瘦身段。

外头早就围满了府中的下人,每一个人对她都是咬牙切齿的恨。

“简直猪狗不如,王妃对她这么好,她怎么下得了手啊?”

“一条寄人篱下的蛆虫,不思王府收容之恩,还反过来杀害恩人,她想当王妃想疯了。”

“平日里装得楚楚可怜,王妃就是被她蒙骗了,这贱货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听着这些恨意入骨的话,落锦书哭喊着辩解,“我真的没有啊,你们相信我,我不会害王妃的。”

她真的冤枉啊,她没有想当王妃,这一年多来,她无时无刻不后悔当日带着订婚信物登门的决定。

她是到了京城才知道他另娶王妃,而且那日还是他大婚之日,她真的不是故意来破坏她的婚事。

她只是走投无路了。

父母死后,家业被族亲霸占,她入京投靠未婚夫,求一安身之所罢了。

可进了王府,她便被软禁,再不能离开了。

沈仞把她拖到了听月居的小屋里,再把府中最卑贱的马夫送进去。

“肤,她惊恐地睁大眼睛,

落锦书骇然至极,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但那山一般沉的身躯,根本无法推动。

“还敢反抗?”凶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铁一般的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左右开弓,打得她满嘴鲜血,昏头转向。

她意识渐渐模糊,眼前一切像是一场噩梦,火烧般的痛楚几乎把她吞噬了。

羞辱,绝望,所有情绪涌上心头。

忽地,她用尽全力撑起了头,拔下了手臂上冷霜霜刺进的簪子,狠狠地送进了自己的胸口。

她的头沉沉地落在地上,杏眼瞪得很大,悲愤地呜咽一句,“我没杀王妃,为什么不信我啊?”

闪电划破黑沉沉的天际,裂出一道光芒,雷声随即大作,轰隆隆地敲震人间。

门被风吹来,乱雨扑进,廊子里惨淡的风灯映照着气绝身亡女子的脸。

“死了?真晦气!“马夫探了她的气息,已然绝气。

“但以为死就可以逃过去了?”

在他即将覆身上去之际,一只纤细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随即,另一只手飞快地拔出胸口的簪子,往他颈脖大动脉狠狠地刺了进去。

马夫全身一僵,鲜血喷涌而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1小时前
下一篇 2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