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做舔狗啊(苏默清酒慰长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最新章节列表

热门小说《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是作者“清酒慰长安”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默清酒慰长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还不等苏默回应,旁边又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同学,如果你对下棋感兴趣的话可以加入我们棋协,她那个社团只有一个人,马上就要被学校取消社团资格了”苏默抬眼望去,是一个带着眼镜的长发女生在一旁搭话,看她手里拿着的宣传单,应该是棋协的招新人员听到长发女生的话,弓着腰的长发女生身子一颤,可她还是坚定的伸着手,希望苏默能够接过她手中的宣传单高浩在背后轻轻拍了一下苏默,示意这就是他昨天说过的那个社团时间……

小说:我真没想做舔狗啊

作者:清酒慰长安

角色:苏默清酒慰长安

小说《我真没想做舔狗啊》是网络作者“清酒慰长安”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以下是《我真没想做舔狗啊》内容概括:“你怎么样了,好一点了吗。”“嗯。”顾可可轻轻应了一声,却还是没转头,似乎那屏风上的花美的让人挪不开眼。霎时间无言,苏默都有些后悔一时冲动跑来看看顾可可了…

我真没想做舔狗啊

第7章 如果她们不曾见过光明 免费在线阅读

也不多做纠缠,苏默便走向了顾可可的床位。

甚至连一墙之隔都没有的距离,顾可可自然是早知道他的到来,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于是等苏默走近她的床位,便看见顾可可正盯着隔壁屏风上的花纹欣赏,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咳咳。”苏默自然心知肚明,于是轻咳两声,想吸引一下顾可可的注意力。

“你怎么样了,好一点了吗。”

“嗯。”

顾可可轻轻应了一声,却还是没转头,似乎那屏风上的花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霎时间无言,苏默都有些后悔一时冲动跑来看看顾可可了。

不过不舒服的时候有人陪在身边,总是好的吧。

这样一想,倒也没什么了。

余光瞥见床头柜上放着几个苹果与一把小刀,苏默便顺手拿起了一个开始削皮。

正巧,这时候外面的医生高声说了一句:“可可,我有点事,过了这节课再回来啊。那个男同学,麻烦先替我陪一下可可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医生的声音总觉得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

苏默觉得可能是错觉吧,只是答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削着苹果。

不过边削皮,苏默随口问道:“那个医生是你很熟悉的人吗,怎么直接叫你可可?”

“她是我的表姐。”

顾可可怎么都看不腻那花,愣是梗着脖子不想转头,就直接回答了。

“哦哦,怪不得的,总觉得她眼熟,看来是因为跟你有点像。”

又是沉默。

不过苏默专心致志的削苹果,倒也不觉得无聊。

却不知半米之隔的顾可可情绪有些许的零碎。

怎么办,他好像在给我削苹果,可是我刚吃完了一个,现在不想吃啊。

可是拒绝他的好意似乎又有点不太好。

要不然…

顾可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决定硬着头皮也要再啃一个苹果的时候。

就见苏默把刚刚削好的苹果送进了自己的嘴巴。

而顾可可的手一时间僵硬在了半空。

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息正在空中蔓延。

苏默眨眨眼睛,刚啃下来的一口苹果也不敢嚼了,沉默的看了看顾可可的手。

“我看垃圾桶里好像有苹果皮,我以为你吃了一个应该不会再想吃了。”

苏默无力的解释。

“啊,是啊,我只是想叫你帮我拿一下纸。”

顾可可的理由更是苍白。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

可怜了顾可可,好不容易把头都转过来了,一下子也不知道目光又该看向何处,于是又开始低头研究起了雪白的被子。

“那个,要不然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同桌这么久了,我们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苏默找着话题。

“好。”

顾可可拿起了桌上的手机,与苏默加上了联系方式。

意外的是,顾可可这看起来冷冰冰的小模样,居然用的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猫做头像。

连昵称也是‘猫猫天下第一可爱’

苏默随手打了个备注,闲着无聊,便给顾可可发了条信息。

苏默:哈喽.jpg

顾可可:(小猫打招呼).jpg

抬头偷瞄了一眼顾可可认真的模样,苏默突然想开个小玩笑。

苏默:你很喜欢猫咪吗?

顾可可:没有,一般般。(小猫摇头).jpg

苏默:好吧,本来还想叫你来我家看看我家那只会后空翻的小猫的。

顾可可:???(小猫疑惑).jpg

苏默:会后空翻的小猫超酷的。

逗了一下顾可可,眼瞅了下课时间也快到了,医生也要回来了。

苏默便准备走人。

注视着苏默的离去,直到听到房门合上的声音,才将目光移开。

她低着小脑袋,低声呢喃了一句话。

“谢谢。”

走出医务室,想到下节的政治课,苏默一下子不是很想回去。

要不去操场逛两圈?

这念头一冒出便如燎原星火,一发不可收拾。

苏默一向有着把想法付诸于行动的超强执行力。

比如当他一有去网吧玩游戏的念头,基本都会付诸行动。

同时他更是有着超强的自制力,总是能把玩游戏时关于学习的念头给狠狠压制住。

胡思乱想之中,便到了操场。

操场很大,篮球场,足球草坪,网球,乒乓球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很大的看台。

不过苏默一个人也玩不了什么,便准备沿着跑道的最外围走一走。

仰头是蔚蓝的天空,连绵的白云,美轮美奂。

而操场上挥洒汗水的少男少女,亦是青春的风景。

突然,苏默发现看台的一角,似乎有一个孤单且熟悉的身影。

走近一点,居然是任秋莹?

苏默觉得自己骨子里肯定是有那么点恶趣味在的。

比如这个时候,他想的就不是走上前去,而是拿出手机给任秋莹发了个消息。

苏默:猜猜我在哪?

那边的任秋莹肯定是注意到了信息,低头拿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复。

行走的金矿:地狱。

苏默:???

苏默:你在咒我死吗?

怕苏默看不懂,任秋莹默默打了个括弧翻译。

行走的金矿:地狱(教室)

苏默:学习有那么可怕吗?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行走的金矿:与力量与绝望之魔厮杀(上体育课)

苏默:你现在不会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吧?

行走的金矿:怎么可能,吾正与好友并肩作战。只是抽空与汝回一下信息。

趁着不良少女正埋头打字,苏默一步步地悄悄走近她的身边。

“这就是你说的与好友并肩作战吗?”

走到任秋莹面前,苏默调侃道。

正低头打字的不良少女显然懵了,抬起小脑袋瓜,还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惊叹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你太可怜了。”苏默拍拍灰,坐到任秋莹的旁边。

“我才不可怜!习惯孤独是至强者的必经之路,你这种蝼蚁是不会懂的。”任秋莹被人揭穿谎言,有些气呼呼的。

“朋友怎么没跟你一起?吵架了?”

“我中午回寝室跟她们说我以后可不可以少打一点菜,我们不能浪费,她们生气不理我了。”

任秋莹抱着腿,把头埋下去,不想被苏默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她现在其实有些难过,她心里其实知道的,朋友不是用钱买来的,但她总觉得自己糟糕的脾性,怎么可能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呢?

所以慢慢的,她习惯用钱来表达友情,她报销了一切与朋友出去吃喝玩乐的消费,她在与朋友一起时也会用看似中二的话语表达关心,她在与朋友交往的时候其实也收敛了很多性子,她以为这样得来的友情也可以很美好,但她没想到仅仅因为一次小小的建议,她居然就被朋友孤立了。

她如今才感觉到了彻骨的孤独。

如果她不曾见过苏默与高浩的友情,她也许还要很久很久才能明白这一点吧。

如果她不曾见过光明,她本可以忍受黑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0分钟前
下一篇 32分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