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子初苏谨(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免费阅读无弹窗_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玉子初苏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主角玉子初苏谨,是小说写手“拾柒公子”所写。精彩内容:七姐庙左边有不少人在猜灯谜,玉子初饶有兴趣的看了会看了会玉子初觉得无聊就想离开,谁知一转身就遇到了苏暮秋和苏谨“怎么又是你?!”苏暮秋有些不满的嘟囔本来刚才苏谨是要回去的,但他看着七姐庙这边有些热闹,没忍住拉着苏谨过来看看,谁想刚到七姐庙就看到了玉子初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玉子初淡然一瞥,他并不想和苏暮秋亦或是苏谨搭话,他会为南家报仇,但不是现在总有一天,他会找到苏谨的所有罪证,将其送上断……

小说: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作者:拾柒公子

角色:玉子初苏谨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拾柒公子”的热门书《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苏谨说。玉子初皱眉看着苏谨,刚才苏谨那神情,以及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以前喊他阿雪时的模样。玉子初敛眸思索苏谨发现自己是南溪雪的可能性,但想来想去,他都觉得不太可能。他捏捏鼻梁骨又看了一眼苏谨,苏谨还看着他,脸上仍旧笑眯眯的,看不出有什么可疑的…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第9章 当年的教训 免费在线阅读

听到苏谨的话玉子初脸刷得就冷了下来,苏谨瞬间回神。

他看看玉子初葱白般的手指,又看看玉子初冰冷的脸。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心神一荡,随即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轻轻握上玉子初手掌将银票放了上去。

“一百两,之后的吃穿用度都你包办如何?当然,暮秋他们的你可以不用管,只用管本官的就行。”苏谨说。

玉子初皱眉看着苏谨,刚才苏谨那神情,以及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以前喊他阿雪时的模样。

玉子初敛眸思索苏谨发现自己是南溪雪的可能性,但想来想去,他都觉得不太可能。

他捏捏鼻梁骨又看了一眼苏谨,苏谨还看着他,脸上仍旧笑眯眯的,看不出有什么可疑的。

“好,上来吧。”他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苏谨看着他收回去的手,眼中失望一闪而过。

上了马车,苏谨把冬夏挤到一边,自己坐在玉子初身边。

冬夏瞪圆双眼不服气的看着苏谨。

玉子初斜瞥一眼苏谨,倒没说什么。

讹了苏谨一百两,他还不至于连个位置都不给苏谨。

“出发吧!”玉子初吩咐。

路上,苏谨直接忽略了冬夏,一双眼睛不断在玉子初身上乱扫。

或许是苏谨目光太过炙热,玉子初睁眼狠狠瞪了他一眼,凶巴巴道:“再看把你眼睛抠了信不信?!”

冬夏:“……”总觉得自家先生和平常不太一样。

苏谨不惧,甚至还有心情调侃:“人长得不错,可惜长了一张嘴。”

“你脸也不错,可惜它长在了你脸上。”玉子初眼皮都不抬一下反讽道。

苏谨笑眯眯的,“你这话我能不能解释为你对我的脸还挺满意的?”

玉子初轻哼一声,什么也不说。

苏谨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厚脸皮的靠近玉子初,“玉大人?玉宝宝?所以说你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玉子初嫌他离得太近,还聒噪,剐了他一眼,下意识回了一句:“忘记当年的教训了是吧?”

苏谨像是想起了什么,总觉得自己左脸火辣辣,神情也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玉子初说完脸色大变,紧咬唇瓣一言不发。

倒是冬夏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她记得玉子初在当上内阁大学士之前二人都不是很熟吧?

“玉大人这是教训过其他人?”苏谨笑问道。

“没有!”玉子初松了一口气。

苏谨笑笑,倚靠着马车有些怅然道:“玉大人刚才说话的模样像极了我一个朋友。”

“谁?”玉子初心不在焉的问道。

“南溪雪。”苏谨撑着下巴轻声回了一声,似是在回忆。

说起南溪雪,苏谨眸光温和了许多,要说他和南溪雪的矛盾还得从九年前说起。

他第一次见到南溪雪时南溪雪年仅十六,小公子长得嫩,脸还有点圆,五官柔和不像后来那样锋利俊逸,怎么看都像个女子。

虽说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但也难掩盖他身上清冷的气质。

当时南溪雪说话轻飘飘的很是温和,也不像后来那样冷冰冰带刺。

所以他一直觉得南溪雪就是个女扮男装混入学院的姑娘,也因此对南溪雪更加照顾。

后来如他所愿,在学院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比与其他人更好。

两人关系破败还是在进入书院的第二年,他记得有一日南溪雪高兴之下就邀他去喝酒。

他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夜色已深,因此对于南溪雪的邀请,他直接误以为是另一层意思。

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他当时心中还挺高兴,琢磨着什么时候上南家去提亲,将南溪雪娶回家。

当天他甚至连他们以后的娃叫什么都想好了。

当晚酒过三巡,他喝得有些痴醉,南溪雪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和他高谈阔论。

他一时脑热就亲了南溪雪一口。

南溪雪当时就懵了,但很快反应过来当即给了他一巴掌。

甚至越想越气将他掀翻在地狠狠揍了一顿。

那时他才明白南溪雪原来真是个男子,只是南溪雪还没长开,有些雌雄莫辨。

之后南溪雪就断绝了和他的往来,并离开南家消失不见。

再见到南溪雪,是在三年后的科举考试中。

此时朝政大多已经是温灵均在掌控,也因此这一年的科举考试很是严格。

他被温灵均派来保护学子安全,以及防止学子舞弊。

当天他看到南溪雪不知为何没管住嘴,又嘴贱的将其调戏了两句。

理所当然的,他又被南溪雪打了一巴掌,打的还是同一个地方。

脸当天就肿了大片,还被同行官员嘲笑了一番。

再之后,在严格的殿试中,南溪雪一举夺冠,赢得当年榜首,成为新科状元。

想到这里,苏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时南溪雪成为状元后可能是越想越气,就在琼林宴上参了他一本,把他批判得一无是处。

也因为这件事,南溪雪差点被温炎赓砍头。

所谓傻人有傻福,这脑袋里一根筋的家伙不知怎么的就被温灵均看上了。

后来更是一路直升,甚至还破坏了他好多计划。

玉子初听到自己的名字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下,神色也有些严峻起来,“苏谨为什么会忽然说起我?难道是他发觉了什么?”

就在他乱猜测间,苏谨捂着脑袋低低道:“头疼!”

一想起这些年被南溪雪坏的事他就觉得头疼。

可以说,南溪雪就是温灵均一手培养起来和他作对的。

玉子初听言松了口气,然后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点。

苏谨脸黑,不悦道:“你是害怕本官把头疼传染给你吗?”

玉子初表情严肃的点头,“所以你离我远点。”

苏谨气笑了,他都能看到这家伙脑袋上写着的明晃晃的气不死你算我输几个大字了。

你一言我一句的吵着,不知不觉一行人便到了巡县。

巡县距离同州也没几天的路程了,玉子初虽然很焦急,但连续赶了十几天的路程,这十几天他们基本上都是在马车上度过的。

赶了小半月的路,冬夏等人都很疲惫。

于是一行人当即决定在巡县休息一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6分钟前
下一篇 8分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