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是作者“幸福的爬爬虫”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李世民许墨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没意思,没意思”许墨摆了摆手程咬金一撇头:“怎么就没意思了?”这可是他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都会玩的游戏“今天就算了”许墨一摆手,“明天吧,明天你们仨再来,我教你们一种特有意思的游戏”程咬金追问下去:“为什么不是今天?”“今天不行,得准备点东西”许墨摇了摇头,依旧懒散地躺着他们三人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以他们如今的身份,手中实权并不是很多,相对而言,他们每日用来休闲娱乐的时间,就多……

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作者:幸福的爬爬虫

角色:李世民许墨

火爆新书《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是由网络作者“幸福的爬爬虫”所编写的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幸福的爬爬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还要买一套房子,那一宅的小院子,看起来挺好的,但…享受生活嘛,当然是要整一个三进三出的四合院,甚至是一座庄园。还要买马、学马……一想到这些事,许墨就觉得铜钱在自己耳边,直哗哗作响。“是想买些面膜。”李靖没去追问许墨开不开门的事,而是认真答复起来,“阿丑说面膜很讨他夫人欢心,我也想给自己夫人买上一些…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第16章 免费在线阅读

许墨一摆手:“不说这个了,两位客人要买些什么?”

他搓了搓手。

钱他是不嫌多的,现在要用到钱的地方太多了。

首先得打一套桌椅板凳出来,用榻他实在不习惯,而且跪坐久了,腿发麻得厉害。

自己和袭人的衣服得再多做几套出来。

还要买一套房子,那一宅的小院子,看起来挺好的,但…享受生活嘛,当然是要整一个三进三出的四合院,甚至是一座庄园。

还要买马、学马……

一想到这些事,许墨就觉得铜钱在自己耳边,直哗哗作响。

“是想买些面膜。”李靖没去追问许墨开不开门的事,而是认真答复起来,“阿丑说面膜很讨他夫人欢心,我也想给自己夫人买上一些。”

尉迟敬德也跟着说道:“面膜我也要一些,辣条、面包之类的吃食,我也要拿一些。”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嘴里蹦出一个字:“盐。”

“那精盐给我拿上两袋。”李靖开口,尉迟敬德也跟着说了差不多的话。

如果只是面膜、辣条,哪怕程咬金缠着他们,他们也不会来。

主要还是因为那袋盐。

太纯净了。

纯净到他们想不到,究竟得是哪一种类型的方法,才可能弄出这么好的盐出来。

出于对店家的好奇,再加上程咬金开口,说想要再来一趟,他们觉得也不是不能陪程咬金过来。

结果…赚到了。

不仅吃了一顿花酒。

还能吃一顿火锅,外加一头牛羊。

许墨取过纸笔,一一记下他们要的东西,程咬金也回来了,顺便也又买了一些零食,等记完了后,他抬起头看向李靖,眼里放着光:“这位客人,对尊夫人可真是极爱啊。”

李靖腼腆一笑。

“我这店铺里,又上了一些新物品,应当是适合尊夫人的。”许墨放下笔,弯下腰,假装从柜台下取出来,实则掏了一袋满江红出来,“就是这东西。”

粉粉嫩嫩的袋子。

两个大男人眼里泛着光。

粉色…这时候还没打上“娘炮”的标签,不说染印出樱花似的粉色,究竟有多困难,只这么明亮、柔和的颜色,就够招人稀罕了。

“这是何物?”李靖开口询问起来。

许墨拆开,取出一张,微微一笑:“我给它取了个雅名,叫满江红。”

听名字听不出一个所以然。

许墨卖了个关子,看那两人皱着眉头,想不出个名堂,才慢慢悠悠地继续开口了下去:“这其实就是女人用的月事带。”

在桌子旁坐着,一直照看着炭火的袭人脸猛地一红。

月…月事带?

这东西是能拿到台面上,堂而皇之说出来的东西?

尉迟敬德脸色勃然一变,往后退了几步。

月事经血,向来被认为不吉,普通人倒也还好,可像他这样的将领,是最忌讳这种东西的。

程咬金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唯独李靖面色是没变化的,他心里有底气,别说月事经血,就是让他领一队女兵,他都有底气打赢除了程咬金、尉迟敬德、张亮这种等级的将领。

他接过来,展开看了看,眉头微微皱起:“这是…月事带?和我之前见的不太一样。”

所谓月事带,就是一条捆在胯下的袋子,在里面填上草木灰,每天更换一次就好。

很大、看起来也很笨重。

和这小小一张,完全不一样。

“效果要更好。”许墨点点头,走出柜台,去桌子上拿了一杯水过来,再将李靖手里的那块取过来,贴在柜台上。

哗——

毫不犹豫,把一杯水都倒了进去。

他们本以为,水会漫了一整张桌子。

可出人意料的,水没有漫出来,而是浸湿了一整片满江红。

嗤啦一声,许墨粗暴地把它揭起来,在手里抖了抖。

惊爆三人眼球的事发生了——竟没有一滴水从那满江红里滴落出来,就算抖起来,也没有滴落出来。

而且…

李靖看向刚才桌子贴着满江红的地方,也没有任何湿润的痕迹。

“这是怎么做到的?”尉迟敬德瞪圆了眼睛,诧异地看着满江红,这时候也顾不得忌讳不忌讳,伸手给拿了过来。

满江红是湿的,足以证明刚才的水的确是倒在了这上面,而不是什么障眼法。

但…他拿的方法不对,这东西直接就黏在了他手上。

尉迟敬德脸一黑。

“这是独家秘方。”许墨微微一笑。

程咬金就知道这位店家会这么说,所以他心里虽然好奇,可有了前天的经验,他是不会开口提问出来的。

“这胶也是店家的秘方?”尉迟敬德此时玩起了满江红,背面那个胶,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许墨点点头,看向李靖:“这位客人,要来一点吗?”

“除了吸水能力很强之外,它还有一个别的优点,就是透气、清爽。”

透…气?

这和透气有什么关系?

李靖不解,疑惑地看着许墨:“这透气也算优点?”

许墨嘿嘿一笑:“这些事,我就不方便说了,客人回去后,可以问问自己的夫人,了解一下这透气、清爽算不算优点。”

李靖点点头:“那便给我拿上一张,我回去给夫人试试。”

“一张?一张哪够。”许墨摇头,“这东西用起来轻便,不过…大小摆在那,它是有极限的。”

“寻常一、两个时辰就得换一张。”

“月事一天就得用上五六张,按平均五天来算,那就是二十五张,这东西也不贵,客人不妨多买点。”

袭人的脸更红了。

这些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李靖一挑眉,感觉…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获取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那这…满江红,价钱几何?”

现在他是明白过来,为什么要叫满江红了。

真他娘的形象啊。

“一文钱一只。”许墨咧嘴一笑,“怎么样,很实惠吧。”

李靖点点头,他不觉得贵,若是这东西真有店家说的这么好,还真当得上实惠这两个字眼。

袭人歪脑袋看着那一袋满江红,心里纠结了起来。

如果放在她之前那个家,她肯定觉得贵死了。

但…

自己现在一个月有二百文的例钱,每个月只是花三十文左右,让月事过得舒服些,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一件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小时前
下一篇 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