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皇武帝姜毅姜婉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毅姜婉儿)丹皇武帝最新小说

姜毅姜婉儿是奇幻玄幻小说《丹皇武帝》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姜毅”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姜毅环住燕轻舞的双腿,渐渐加快速度但他们还没跑出多远,就被沧州武院的几个人拦住了“轻舞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赵景天差点没认出这个脸色苍白浑身血迹的女孩就是燕轻舞“我没事,受了点小伤”燕轻舞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赵景天赵景天后面的两位武院学员诧异的打量着他们这是遇到猛兽了还是遇到打劫的了?“都这样了还是小伤,快下来我看看”赵景天急忙要走过去姜毅却背着燕轻舞,没有放下来的意思“你……

小说:丹皇武帝

作者:姜毅

角色:姜毅姜婉儿

热门新书《丹皇武帝》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姜毅”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所以能省则省。白虎关上光芒滔天,在无边的黑暗里撑起坚固的光幕,笼罩着后面的白虎城。绵延八十多里的城墙上,三万巨灵卫十万玄甲卫勇猛的拼杀,阻挡着恶灵猛兽的冲击,轰隆隆的声音撼天动地。战况惨烈…

丹皇武帝

第26章 圣灵 免费在线阅读

姜毅疯狂释放了很久,扛过了最初的暴动,才开始稍稍减弱光芒的范围,勉强把两个人包围住。
长夜漫长,还有十二个小时才会迎来光明。
姜毅需要一刻不停的释放圣纹。
如果灵液丹药没了,他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所以能省则省。
白虎关上光芒滔天,在无边的黑暗里撑起坚固的光幕,笼罩着后面的白虎城。
绵延八十多里的城墙上,三万巨灵卫十万玄甲卫勇猛的拼杀,阻挡着恶灵猛兽的冲击,轰隆隆的声音撼天动地。
战况惨烈。
没有谁注意到三十里外的山谷里,一团微弱的光芒正艰难的抵抗着黑暗的侵袭,它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一道烛光,摇摇欲坠。
午夜时分,姜毅耗尽了他储存的所有灵液。
可能是灵液的刺激,也可能是之前吞噬的鸟蛋,又或者是接连厮杀的激发,他卡在六重天的境界竟然不可思议的突破了。
在这危险的深夜里挺入了灵婴境七重天,圣灵纹的光芒都强盛了很多。
姜毅却高兴不起来,灵液已经耗尽了,只能寄托于燕轻舞手里的丹药。
如果丹药没了,他们将会在天亮之前变成一堆白骨。
境界突破不突破又有什么意义。
“我不想死,姜毅……我想死……”
燕轻舞紧紧地抱着姜毅,胳膊双腿都恨不得挤进姜毅身体里。
外面的嘶吼此起彼伏,好像没有一刻松懈。
她不敢回头看,生怕无边的黑暗里突然冲出个利爪把她拖走。
恐惧,绝望,更有强烈的求生欲。
“谁都不会死,我们会活着走回白虎城。”
姜毅低语安慰着,也用力抱紧着她。
可是,丹药一颗颗的消耗,却始终看不到天亮的迹象,反倒不断有猛兽恶灵想要冲进这片光明里。
姜毅、燕轻舞,都浑身是血,一道道伤口触目惊心。
不知过了多久,姜毅的意识开始昏沉,严重的消耗让他高举的右手都微微颤抖,好在他意志够坚韧,不断地提醒着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
黑暗里闪烁的血光和偶而掠过的狰狞面孔,也提醒着他绝不能昏迷,否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是什么?”
恍惚间,姜毅在石洞外面的黑暗里看到了一道白影。
黑暗浓烈又混乱,白影竟然不受影响。
姜毅以为自己的幻觉了,用力晃了晃头,仔细的看着。
白影从黑暗里走近这里,朦胧又模糊。
黑暗里的猛兽恶灵却明显的消失了很多,似乎忌惮着这道白光。
那道模糊的影子像是一只鹿,通体如玉,尊贵如圣灵一般,鹿角宽大朝天,绽放着淡淡的星光。
姜毅又晃了晃脑袋,再仔细看过去,那道白影竟然消失了。
幻觉吗?

姜毅虚弱的摇头,强提了精神,一手抱着燕轻舞,一手举着青铜小塔,催动着圣灵纹释放金色烈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外面的暴动却没有任何减弱。
燕轻舞抱紧着姜毅的双手渐渐的没了力气,脑袋也无力的垂下。
因为失血过多,又加上高度的紧张,她先于姜毅陷入了昏迷。
姜毅用力咬着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苦苦熬着时间。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的时候,笼罩着大荒的黑暗迅速消退。
昨天夜里它们来的如何凶猛,今天清晨就退的如何迅速。
暴躁了整夜的嘶吼和尖啸也随着黑暗退回了大荒的最深处。
这种诡异的情况每天每夜都在持续,对于白虎城里的子民们来说已经麻木了。但对于姜毅来说,这看似寻常的一夜却让他在生死之间徘徊了一回。
在黑暗漫过山谷消退的那一刻,姜毅意识一阵旋转,仰面躺在了石洞里,苦苦坚持的意识终于绷不住了。
昏迷的燕轻舞无力的趴在了他身上。
但是,睡了没多久,姜毅随着气海里火鸟的波动突然惊觉,呼的坐了起来。
他以为有猛兽进来了,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恍惚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石洞外面竟然站着一只白鹿,高不过半米,却非常神异,雪白的躯体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如瑰美的羊脂玉雕琢而成,两只宽大的鹿角像是荆棘一般往外扩散,显得更加神异非凡!
跟他昨晚看到的影子简直一模一样。
白鹿微微歪了歪头,仔细打量着姜毅。
“竟然真有一只鹿。”
姜毅松了口气,又奇怪大荒里会有这种圣洁的小兽,能无惧着黑暗,在深夜里恣意行走。
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碰巧路过,出于怜悯来守护他们吗?
不会这么巧。
难道是被什么吸引过来的?
这里又有什么能吸引它的,青铜小塔?还是自己的圣灵纹。
姜毅眼前忽然一亮,注意到了白鹿的背上。
那里还趴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狐狸,通体白玉,又闪着淡淡的金光,在姜毅注意到的时候,它浑身荧光一闪,又变成了小玉兔,缩在了小兽的毛发里。
姜毅心头一阵狂跳,能随意变化模样?看似雪白,却又冒着金光?还亲近圣洁的东西?

这不就是九转金阳参吗!
在大荒里跳了几天舞没引出来,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姜毅暗暗提气,推开昏迷的燕轻舞,从石洞里站了起来。
白鹿立刻后退,星辰般漂亮的眼睛却仔细的看着他,眸光微微转动,不时的注意姜毅额头的‘金玟’。
姜毅停了会儿,又往前靠近,试探着往旁边绕了绕。
白鹿没有再退,但它背上躲着的那只金阳参却被姜毅血淋淋的样子吓到了,嗖的声窜进了密林里。
“金阳参,你得跟我回白虎关。”
姜毅猛冲出去,所有疲惫和伤痛都抛到一边,像是猎豹一般疾速狂奔。
金阳参比银羽草更灵活,像是道白光一般四处飞窜。
但是它快姜毅也不慢,顺着山体一路狂奔。
不久后,在金阳参停下张望的时候,姜毅斜刺里冲出来,一把抓住,第一时间就压到了胸前的青铜塔里。
金阳参受到惊吓,在青铜塔里到处乱窜,时而化作玉狐,又化作白鼠,还变化成灵猫的样子。
足足折腾了很一会儿,才蜷缩在角落里,慢慢变回了人参的模样。
“果然是金阳参。”
“值了。”
姜毅振奋,疲惫伤痛一扫而空。
不过,他回到山谷的时候,白鹿已经受惊离开了。
燕轻舞一直昏睡到中午才苏醒,姜毅已经运转大耀天经恢复了精力,还从附近找到了几株疗伤的药,敷在了燕轻舞后背、脚踝,还有其他的伤口上。
“醒了?”
姜毅仔细的给她包扎好,擦了擦手上血迹,起身道:“我们该回去了。”
燕轻舞迷糊了会儿,才记起了昨晚的事情:“我们活下来了?”
“命大,丹药刚刚够用。”
“我们活下来了。”燕轻舞喃喃自语了一遍,又想起了什么,抬起眼帘复杂的看着姜毅。
“只剩下三十多里路了。”姜毅递给燕轻舞一个木棍。
燕轻舞一看,复杂心情荡然无存,气的差点又背过去。
这混蛋竟然给她做了个拐杖?
“快走吧。”
姜毅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九转金阳参看起来比银羽草更有灵性,就是不知道能有多大的效果。
不过他走了几步,却发现燕轻舞还坐在山洞里,绷着脸看着她。
“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
“我只是给你敷了药,我可什么都没看。”姜毅连忙解释。
燕轻舞反倒一怔,这才注意到自己不仅腿上缠着绷带,上身也缠了一层又一层。
“我给你敷的后面,前面没看。”
姜毅眼神有些闪躲,出于好奇,稍微看了那么几眼而已。
“闭嘴。”燕轻舞羞恼。
“快走吧,你的伤口需要回去好好清理。”
“背我。”燕轻舞扔掉拐杖。
姜毅皱了皱眉,还是回到石洞,拉起她一把甩在了背上。
“轻着点,我受伤了。”燕轻舞疼的冷汗都下来了。
“矫情。”
姜毅嘀咕一声,背着燕轻舞离开了山谷。
燕轻舞虚弱的趴在姜毅背上,犹豫了会,慢慢环住了他的脖子。“你……”
“什么?”姜毅背着燕轻舞,也不忘警惕着山林里出没的猛兽。
“你是圣灵纹?”
燕轻舞的声音很轻,眼神再次变得复杂。
这个公认的小废物,竟然觉醒了七品圣灵纹。
她很不愿意相信,却忘不了昨晚山洞里的那一幕。
璀璨的金玟,强烈的灵威,都清清楚楚印在了她的记忆里。
沧州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圣灵纹,竟然在这个姜王府的养子身上重现了。
这是宿命吗?

如果消息传开,会在白虎城,乃至沧州引发怎样的轰动?

姜毅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再否认。
“别人知道吗?”燕轻舞已经跟姜毅相处很多天了,却发现还是那么的陌生。
“我不想让人知道。”
“你要保密到什么时候?”
“沧州武院秋闱招生。我要杀了白华,为婉儿复仇,我要展现圣灵纹,让沧州乃至北疆都知道,我们姜家并非无人。”
姜毅说的很平静,却透着股年龄不符的豪情。
燕轻舞微微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沉默了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