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君瑶夜玄清)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最新小说

小说《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君瑶夜玄清,是著名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打造的,故事梗概:君倾冷哼一声,而后便拂袖离去再也不看夜玄清看着那道凄婉决绝的身影离自己而去,夜玄清的心就像被人生生从中间撕开两半,干涩的疼他握着拳、垂着眼,跪在地上,任由鲜血在身下汇聚,也迟迟没有起身君倾本想回自己栖身的破落山头,走到一半,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传了出来“真没想到,昔日风光无限的你,竟然会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女子一袭黄衣,面容姣好,依偎着一个青衫男子,两人看起来十分亲密原本还没什么,可……

小说: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

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

角色:君瑶夜玄清

网络作者“大山里跑出来的”的经典佳作《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重伤未愈、失去灵骨的君倾,很快落入下风,不知受了多少重击,红裙的裙角一点点往外渗着血。夜玄清瞳孔一缩,浑身战栗,因为他看见,自己刺了师尊一剑!还快意哂笑,“你是修真界的败类,耻曾拜你为师。”君倾被钉在长剑上,抖得如同风中一片树叶,满脸的不敢置信。夜玄清闭上了眼睛,入耳的是震天喊声,要杀的是对他恩比天…

被削神籍后,她靠审判洗白了

第5章 免费在线阅读

悲怆又蕴满失望的声音,如同锤子一般敲打在夜玄清的心头,他颤着抬起头。

光幕上,君倾傲然立于峰顶,面朝亿万修士,红色裙尾乱飞,本是君临天下之姿,眼里却蕴满了无尽的苍凉。

舍命救下的徒弟,竟然和她倒戈相向,十八年付出尽成枉然。

全场静默,因为他们眼下看的,是一场弑神的狂欢。

重伤未愈、失去灵骨的君倾,很快落入下风,不知受了多少重击,红裙的裙角一点点往外渗着血。

夜玄清瞳孔一缩,浑身战栗,因为他看见,自己刺了师尊一剑!

还快意哂笑,“你是修真界的败类,耻曾拜你为师。”

君倾被钉在长剑上,抖得如同风中一片树叶,满脸的不敢置信。

夜玄清闭上了眼睛,入耳的是震天喊声,要杀的是对他恩比天高的师尊,领头的是用着师尊灵骨和灵器的他。

何其讽刺。

到这时夜玄清也明白了,当年绞月鞭之所以会突然脱离自己控制,不是师尊对他做了什么,而是神器护主,因为师尊才是绞月鞭的真正主人!

所有误会终于全部解开,可已经犯下的错,却再也无法挽回了。

夜玄清猩红着眼看向光幕,师尊的血在半空中挥洒出一片血雨,如同绽放的寒梅,最终狠狠砸在一块巨石上,被君瑶当场捉获。

君瑶面容狰狞,再无一分他印象中的温婉,无比得意地说道:“君倾,你的报应来了。”

为报当时羞辱之仇,君瑶把君倾关进了暗牢,极尽折磨。

夜玄清也是第一次见到问心宗传说中的暗牢,厚重的墙壁散发着浓浓的血气、各类刑具在墙壁上投下狰狞的影子,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绝望,更不用说身在其中了。

如果不是师尊舍命救他,被关在这里的就是他自己!可到头来,却是他亲手把师尊送进了这里。

夜玄清感觉自己仿佛站在了暗牢之中,就站在师尊不远处,他想把师尊放下来,却看见自己一身煞气闯进暗牢,把拜师时得的那枚玉牌置到了君倾脚边。

通透的玉牌上,被摔出了一条无法修复的裂痕。

“现在君瑶才是我的师尊,这块玉牌还你,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吧。……如果你有朝一日能醒悟,我会请师尊放你出来的。”

可笑的话让夜玄清无地自容,然而师尊只是苦涩一笑,哑着嗓子对他说,“小心君瑶,你既转拜她门下,我便不能再护你。”

一句话,夜玄清瞬间泪目。

直至今日,他才懂得师尊话里深意,也终于懂得谁才是真心对他好。

可当时他却讥诮哂笑,“我师尊备受修真界赞颂,是弘扬正道的修士,不会和魔族为伍,自然不会如你那般……”觊觎他的灵骨和灵器。

因为伤痛难忍,君倾的唇齿间溢出一丝凉气,话里话外却仍是在嘱咐徒弟,“十八年来,我教了你很多,唯独没教你一件事,那就是……没有绝对的善良和邪恶,修真界和魔族也是如此。”

夜玄清心头剧震,原来师尊在当时,就明白了现在他们才懂得的道理,想起当时自己不以为然,甚至还心存不屑,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他自己就是魔,竟也好意思指责师尊与魔族为伍。

光幕之下,一片哗然。

“没有绝对的善良和邪恶,这不是现如今修真界和魔族相处的宗旨吗?”

“这句话不是君瑶公主说的吗?怎么会由君倾口中说出?”

“这还不简单,君瑶在门口偷听呢呗!”

夜玄清也能听到这些议论,下意识地向暗牢外看去,果然看见了君瑶,心里又凉了半截。

他走后,君瑶便走了进来。

夜玄清正沉浸在自己纷乱的思绪中,不期又被君瑶的话牵了出来。

她说,“君倾,被自己的爱徒背叛,这滋味好受么?我还要告诉你,我要取出夜玄清的灵骨,供我修炼。他本就天赋绝艳,又得了你的真传,炼化他的灵骨我一定会功力大增!”

夜玄清狠的咬牙,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条条绽放,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君瑶竟是如此卑劣的小人!

围观众仙也是唏嘘不已,

“即便君倾在其他方面可能德行有失,但作为师尊,她问心无愧!”

“幸亏君瑶没收徒弟,不然怕是难逃她的毒手。”

“那夜尊怎么没事啊?难道君瑶回心转意了?”

是啊,他怎么没事呢。

夜玄清拧眉沉思,看着暗牢里师尊的凛然表情,隐约觉得有事要发生。

果然,夜深人静时,师尊强行运功,硬是冲破了暗牢的结界。

夜玄清心里“咯噔”一声,师尊本就身受重伤,现在又强行运功,她是用自己的命在拼!

师尊出去是要干什么?杀死君瑶?可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对君瑶造成伤害啊。

在夜玄清惊疑的目光中,君倾拼着最后一口气,拖着身子来到那是他住着的房间。

看着他,发出长长一声喟叹,“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犯了错,我可以教训他,可以给他苦头吃,也可以杀了他,却不是别人想杀就杀的。”

夜玄清哽咽地语不成声,“师尊……”

预料到君倾要做什么,他的指尖都在颤抖,背脊更是爬上一层凉意,“师尊,不要,为了我,不值得……”

君倾挺立着身子,如同夜里一株绽放的寒梅,即便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仍带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炽烈英气。

她冷淡着眉眼,将自己的全副灵骨换给了夜玄清,做完法后,自己一大口鲜血喷出,颓然倒到了地上。

夜玄清用十指狠狠扣着地面,因为用力过大,指尖已经磨破出血,但那血,却不如他眼角的红刺目。

他记得,自己一觉醒来后修为暴涨,一举修真界成名,君瑶见无法抹杀自己,便谎称这一切都是她的功劳,最可笑的是,他竟然信了!

“师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就算被抽去了灵骨也是我活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小时前
下一篇 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