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傅林深顾南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入局最新章节列表

现代言情小说《入局》,讲述主角傅林深顾南意的甜蜜故事,作者“苏行歌”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杯里的酒只有个底儿,她喝了干净,也将杯口覆了唇印两个杯子都沾了顾南意的口红,她笃定傅林深不会再换酒杯,也没打算让他换何况,她过来,也不是为了喝酒的傅林深抱臂看着她,想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招,就见顾南意眼神如钩女人声音无辜又可怜:“我知错了”傅林深睨她,见她蜗牛似的一点点凑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没让他碰”她伏低做小,傅林深靠在沙发上,冷淡反问:“跟我有关系么?”“当然有啊”这人给台阶都不……

小说:入局

作者:苏行歌

角色:傅林深顾南意

小说《入局》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苏行歌”。详情概述:“傅三爷,好巧。”女人笑容在夜色下璀璨,傅林深睨了她一眼,言简意赅:“上车。”顾南意哦了一声,绕到副驾驶位,一面系安全带,一面冲着人笑:“看来三爷对我还是有点真心的,我还真当你死也不管我呢。”傅林深睨了她一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入局

第12章 屡 免费在线阅读

迈巴赫停在路边,有人坐在驾驶位上,看不清脸,只看到车窗上搭着手肘。

齐朝瞬间认出了车牌。

“好的,那我们先走了。”

他带着菲菲他们离开,顾南意这才朝着车子走去。

“傅三爷,好巧。”

女人笑容在夜色下璀璨,傅林深睨了她一眼,言简意赅:“上车。”

顾南意哦了一声,绕到副驾驶位,一面系安全带,一面冲着人笑:“看来三爷对我还是有点真心的,我还真当你死也不管我呢。”

傅林深睨了她一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发动车子,顾南意就叹气,无辜的将手腕递到他眼前:“我这次是飞来横祸,你看,我还被打了,还伤到了。”

她手腕有硌出来的红痕,手臂上还有一道结痂的血痕。

伤势不重,瞧着倒是怪可怜的。

傅林深睨了一眼,拍开她的手:“你再让我晚看一会儿,就愈合了。”

这话说的半分不在意,顾南意就有些哀怨:“郎心似铁。”

她说话时,故意拿受伤的手去蹭他的腿:“我都这样了,你就不心疼?”

话没说完,傅林深骤然将车打了方向,拐到了路边的巷子口。

男人目光冷沉:“顾南意,你是越来越疯了。”

路过车子往来稀少,车顶树叶光影斑驳。

车内暗沉,比不过他眼神。

顾南意非但不躲,还要凑过去装可怜:“我哪儿疯了?明明是你薄情。傅林深,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

她想亲人,傅林深却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闹够了么?”

顾南意眼神纯良,盛了一汪水。

吃了疼,水就蔓延开来,仿佛随时能落泪。

小骗子。

傅林深松了手,摸了烟盒出来,才咬了一根烟,就见顾南意讨好的凑上前:“我替你点烟?”

她拿了打火机,可才要点,傅林深先偏了头。

“烟是这么点的?”

男人嘴里咬着烟,声音含糊。

顾南意顿时了然。

她放下打火机,自己凑了过去,伸出了粉软一点舌尖。

烟被她用舌头勾了过来,呼吸交错,就被她咬在了自己的嘴里。

傅林深在原地没动,看着她将烟点着,又凑到了他面前。

“三爷,要抽烟么?”

她声音软,眼波横,笑意细碎又勾人。

傅林深眼神幽暗,任由她凑近。

在她将烟还回来的时候,咬住了她的唇。

顾南意吃痛,才张了嘴,烟就掉了下来。

“唔……”

烟头猩红,烫到了她手臂的伤疤。

她闷哼一声,被傅林深摁住了后脑勺,压在了椅背上。

烟落在车里,顾南意抬手推拒他,却被傅林深摁着不得反抗。

她只得用鞋面踩灭了烟头,眼神里也添了些气。

“……敢咬我?”

傅林深声音含糊在唇齿间,唇上吃痛,神情也添了戾气。

顾南意不服输的笑,牙齿用力,被傅林深辖制在了车上。

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盛夏的夜气温高,车内开着冷气,顾南意也热的出了汗。

她手腕被领带绑着,眼尾也覆了红,还能咬牙骂人:“傅林深,你混蛋……”

可惜话不成话。

电话就是这时响起的。

顾南意回神,看到上面显示的人名,就想挣扎着拿手机,却被傅林深直接丢在一旁。

顾南意脚尖绷着,听电话响了又响。

“是……是顾媛。”

她声音带着点哽咽,傅林深只有一句。

“不管。”

顾南意就说不出话来了。

手机彻底被丢在角落,又被绷直的脚踩到,彻底没了声音。

车内气温攀升,无人注意到……

电话通了。

……

一小时后,车窗被打开。

车内带着点腥味儿,傅林深点了根烟咬在嘴里。

是薄荷味儿的,女士细长的烟。

他的烟盒刚才不知被踹到了哪儿,这个是他随手从顾南意包里摸出来的。

顾南意有点眼热,软软的凑过来:“给我一支。”

傅林深拧眉,睨她:“不许抽。”

他自己抽烟厉害,却要管着顾南意。

顾南意摄于他这眼神,顿时怂了:“只许州官放火。”

“什么?”

顾南意又软软的笑:“我说,你也太凶了。”

她将胳膊递给傅林深看,撒娇似的抱怨:“下手这么重,是想弄死我啊?”

她手腕上勒出了红痕,胳膊上也被烫出了水泡。

男人凶的很,水泡被磨破了皮,伤疤破开,再次渗了血。

配上她这双雾雨朦胧的眼。

的确带着点惨劲儿。

傅林深却不为所动。

他咬着烟,捞过来卡包,从里面抽了一张,递给了顾南意。

顾南意楞了一下,问他:“什么?”

傅林深言简意赅:“医药费。”

这人态度冷淡,几乎要让她以为他说的是,嫖资。

顾南意气极反笑,才想说什么,傅林深的电话却响了。

是顾媛。

刚才让她不管,这会儿他接的倒是快。

“怎么了?”

他声音温柔,对面传来顾媛啜泣的声音:“林深,我被烫到了,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啊?”

傅林深想也不想的点头:“好。”

他挂了电话,再看顾南意时,就冷的多了:“下车。”

顾南意不可置信的看人:“傅总,确定?”

她指了指自己,问他:“我现在这样,下车?”

白色裙子染了点血迹,又被傅林深揉皱。

她本人更是一副狼狈相。

傅林深眼神极冷,半个字都欠奉。

顾南意了然,弯唇自嘲:“好嘛,我走就行了。”

她从角落里抓出手机,将烟一并收到了手包里:“反正我是抹布,用完就可以丢了。”

她自我定位清晰,傅林深皱眉,却没有说话,看着她下了车。

“卡。”

他递给顾南意,顾南意却没有接:“不了,这个钱,三爷还是留给你未婚妻吧。”

她笑着,咬字带着戾气:“她可是烫伤了,比我更需要医药费。”

女人说完转身,踩着高跟鞋,脚步还有些不稳,一步一步的慢。

背影像是夜风里的蝴蝶,飘摇柔弱。

又无坚不摧。

傅林深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他车开的很快,不多时就消失在夜色里。

顾南意这才站住了脚步。

她站在原地,无声轻笑,眼里满是自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6分钟前
下一篇 39分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