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精品琉璃见君不思卿
精品琉璃见君不思卿 沈琉璃
总点击 12 更新时间 2024-04-07 22:35:08

热门小说《琉璃见君不思卿》是作者“沈琉璃”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琉璃江瑟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琉璃对此深信不疑,却没想到如今他们两人却成了夫妻。那她又算什么呢?直到院前空无一人,沈琉璃才反应过来,提起裙摆朝前厅跑去。正厅,宾朋满座,热闹非凡。沈琉璃刚跑过去便听到拜堂的唱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她站在人群中间,远远看着正厅中,身着正红喜服的一对新人,相对而立,朝着对方拜下...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品琉璃见君不思卿精彩章节


沈琉璃张了张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夜司丞纡尊降贵一般将桌上凉透的药,强行灌进她嘴里。沈琉璃被呛得一阵咳嗽。药入脏腑,她的身子好受了些许,眼中恢复了清明。沈琉璃望着新婚之夜却出现在这里的夜司丞,心底不可遏制的升起抹希冀,王爷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另娶她人的?沈琉璃忍不住问了出来:“王爷,您为何要娶江小姐?怎么?你难不成真以为本王会娶你吧?”
宰相府千金江瑟瑟,沈琉璃知道,她和夜司丞是青梅竹马。
可夜司丞说过,他心里只有她一人。
自始至终,只把江瑟瑟当妹妹看待。
沈琉璃对此深信不疑,却没想到如今他们两人却成了夫妻。
那她又算什么呢?
直到院前空无一人,沈琉璃才反应过来,提起裙摆朝前厅跑去。
正厅,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沈琉璃刚跑过去便听到拜堂的唱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她站在人群中间,远远看着正厅中,身着正红喜服的一对新人,相对而立,朝着对方拜下。
沈琉璃琉璃般的眸子蒙上一层水雾。
此时,夜司丞似有所觉般,扭头朝她看来。
四目相对,时间似乎静止一般。
沈琉璃眼中只剩崩溃、绝望,多年的梦想成空,被所爱之人欺骗原来会这般痛苦。
而夜司丞英挺的眉轻皱,眼神如万年冰霜般冷冽。
他眼含警告的睨了她一眼,瞬间将她心中最后一丝希冀也无情碾碎。
沈琉璃的泪水悄然滑落,砸到冰凉的手指上,让她心中一惊,原来她竟然也会落泪。
失魂落魄的回到小院,沈琉璃无力的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前厅奏乐声,只觉得心如刀绞。
忽的,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涌出。
是嗜心丹的药效发作了!
夜色降临。
王府外宅,宾客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而内宅小院里,沈琉璃神色木然,看着管家端着一碗浓黑的汤药,递到她面前。
“服嗜心丹十二时辰内,毒性侵入血骨会痛疼难忍。王爷特意交代我给您熬了缓解的汤药,您趁热喝下吧。”
沈琉璃嘲讽一笑,虚弱地推开药碗。
身上再痛,也比不上心痛的万分之一。
然而没过多久,沈琉璃只觉得身体痛到痉挛。
她身上的襦裙已经被汗湿,额上青筋暴起,抱着自己痛得满地打滚。
此时,雕花木门蓦地被人推开,入眼是依旧身着耀眼喜服的夜司丞,俊美无俦。
沈琉璃眼尾泛红,痴痴的看着他。
却听他冷漠的开口:“你还是学不乖!”
沈琉璃张了张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夜司丞纡尊降贵一般将桌上凉透的药,强行灌进她嘴里。
沈琉璃被呛得一阵咳嗽。
药入脏腑,她的身子好受了些许,眼中恢复了清明。
沈琉璃望着新婚之夜却出现在这里的夜司丞,心底不可遏制的升起抹希冀,王爷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另娶她人的?
沈琉璃忍不住问了出来:“王爷,您为何要娶江小姐?”
“怎么?你难不成真以为本王会娶你吧?”
一句话噎得沈琉璃哑口无言。
眼前之人明明曾对自己情真意切,多次允诺将来定会娶她为妻。
可是,转身便另娶她人,将他们之间的种种抹杀干净。
难道感情在他眼中便这般一文不值吗?
沈琉璃嗓子干涩地问:“难道主上之前的承诺,都是假的吗?”
夜司丞忙碌了一天,此刻早已失去耐心,他神色冷硬地道:“不要忘记你的身份。只要你听话,就还是本王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替本王卖命,是你的宿命!”
说完他甩袖而去。
沈琉璃呆呆立在原地,心中一片冰冷。
她这才知道为何大婚前夕夜司丞一定要她服下嗜心丹。
原来是他要娶高门小姐,怕此后无法再用情爱哄骗她,便想用毒药牵制她。
沈琉璃心如撕裂一般疼痛,一连几日,她过得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天,她还未出门,房门便被人大力推开。

小说《琉璃见君不思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目录

推荐小说

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全本完结小说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热门的网络小说 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最新推荐小说_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 最新小说推荐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免费阅读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热门小说阅读 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最热门小说排行榜_完结版小说推荐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 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免费热门小说_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 完结版免费小说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_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热门小说大全
排行榜
  • 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完结版免费小说_完结版小说阅读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
    奶妈日记畅读全文版

    作者 : 发奋的落落

    安安刘莎莎是现代言情《奶妈日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发奋的落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最后,杨老板突然看着我说着:“梦梦,你愿意跟你老公离婚,然后跟着我吗?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你的儿子我就当是我的亲儿子,下半辈子,绝对足够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原本突然就对老公心灰意冷的我,听到杨老板这么深情的告别,我完全相信了他的话。最后,杨老板还告诉我,如果我跟我老公就这么离婚了,肯定是便宜他了,一...

  • 热门小说阅读分寸陆瑾寒顾燕笙_分寸陆瑾寒顾燕笙免费小说完整版
    分寸精品阅读

    作者 : 一路笙花

    网文大咖“一路笙花”大大的完结小说《分寸》,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瑾寒顾燕笙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你说什么?”顾曼妮一时无法捕捉到话中的信息量:“仔仔细细的再说一遍!”林璐一怔,而后补充说:“其实……当时是这样的,我和希媛去咖啡馆,正好碰见了她,于是就上去打个招呼……”林璐三言两语的将在咖啡馆的那一幕讲述了一遍挂断电话后,顾曼妮满面怒容!差点把手机给摔碎了!刘嫂过来温声道:“大小姐,您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顾曼妮随手将那碗美容汤掀翻在地!!“江曼云身体在慢慢变好,顾燕笙那个小贱人竟然去...

  • 分寸陆瑾寒顾燕笙最新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分寸陆瑾寒顾燕笙
    完整文本分寸

    作者 : 一路笙花

    《分寸》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路笙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陆瑾寒顾燕笙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分寸》内容介绍:女经理四十岁左右的模样,看起来处事圆滑。她盯着面前的小姑娘,肆意打量。“成年了吗?”“成年了。”赵经理微微拧眉,看向她...

  • 热门网络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_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小说免费阅读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精选小说

    作者 : 徐战

    热门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徐战李白亭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徐战”,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跟妻子见面“魔哥,你跟嫂子聊,我先办点事,晚点咱们见。见两个人相认,海龟有点尴尬,打了招呼便退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待妻子坐下去,徐战帮她倒了杯水,看着她问道。李诗情喝了一口水,才慢慢说道...

  •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阅读全文_阅读免费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
    完整文集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

    作者 : 徐战

    徐战李白亭是现代言情《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徐战”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夜鹰大人……,我们挡不了多久了!”几名夜枭暗卫拼尽全力大吼提醒,身体正不断倒下,伤亡惨重。何涛心中极为焦急,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否则必死无疑。可若是撤退的话,岂不等于放弃自己的同伴?“轰……”一道凶狠霸道的掌印轰炸而来,猛然将何涛震飞出去。“噗!”何涛口吐鲜血,身躯倒飞出去,狼狈地坠落在地面上,滚...

  • 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完结热门小说_完结版小说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
    文章精选阅读我的偏执妖夫

    作者 : 木瓜奶酥

    小说《我的偏执妖夫》,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玲玲小玉,文章原创作者为“木瓜奶酥”,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虽然之前就听说过秦三爷克死了七个妻子,可真的听见秦家人那么议论,我才有了更真实的恐惧。这一夜,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睡的。木偶被我塞进了角落的箱子里,我整个人蜷缩在床上,一直到红烛燃尽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浑浑噩噩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我一个激灵醒过来,这才...

  •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完本小说免费阅读_小说免费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全集小说

    作者 : 司夏萌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时觅傅凛鹤,故事精彩剧情为:---------------------晚上林羡琳给她打电话,明显感觉到时觅有心事。“发生什么事了?”林羡琳有些担心,“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心事重重的了?在学校过得不顺?”时觅摇摇头,人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一大早起来的林羡琳先给她来了电话。两边时差不一样,时觅这边近0点,林羡琳...

最新资讯 - 推荐资讯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