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全集小说我算命,你吃瓜我功德靠大家
全集小说我算命,你吃瓜我功德靠大家 闻瑾
总点击 34 更新时间 2024-04-07 22:48:13

小说《我算命,你吃瓜我功德靠大家》,现已完本,主角是闻瑾岑修,由作者“闻瑾”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院长还记得,有个病人脾气极其暴躁,谁来了都得挨两句骂。但在面对小桃的时候,居然笑眯眯的,还怕自已嗓门太大会吓着她。院长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当时有一个叫陈烁的小伙子,经常接小桃下班,后来小桃辞职了,他还来过几次医院跟我们提起过小桃...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全集小说我算命,你吃瓜我功德靠大家精彩章节


她总想着,让自已再变得优秀一点漂亮一点,也许这样自已就能坦荡地和他说出自已的喜欢。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会给对方套上一层漂亮的柔光滤镜,觉得对方哪哪都好。 可是滤镜碎掉也只是在一瞬之间。 陈烁在这个温馨的房间,在被束缚自由的她面前,用看似平等地姿态和她说我喜欢你,她只觉得反胃恶心。 但江桃知道,自已绝对不能激怒他。 她努力让自已冷静下来,努力装出害羞的样子。 “我……我也喜欢你,陈烁,你能不能给我松
别的护土都还会背地里吐槽个别病人脑子有问题看着就烦。
只有小桃,一次抱怨都没有。
院长还记得,有个病人脾气极其暴躁,谁来了都得挨两句骂。
但在面对小桃的时候,居然笑眯眯的,还怕自已嗓门太大会吓着她。
院长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
“当时有一个叫陈烁的小伙子,经常接小桃下班,后来小桃辞职了,他还来过几次医院跟我们提起过小桃。”
他们当时都觉得陈烁是小桃的男朋友。
说来也唏嘘,如果小桃当时没辞职的话,可能他和小桃现在都结婚了。
毕竟这俩孩子看上去是真的很般配。
性格也很契合。
一个活泼善良,一个阳光健谈。
然而,原本还算平静的小桃,在听到院长提起陈烁时,陡然变得面色扭曲。
她恨意直冲云霄,“陈烁就是把我害成这样的凶手!”
院长愣住了。
:江桃的过往
江桃眼里流出血泪。
她惨笑着,“你们都觉得不可能是吗?我当初也觉得不可能。”
记忆飘回到出事的那天,江桃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天下午,她照常出去买饭,路上碰到一个哭得很伤心的小孩。
那小孩拽住了她的衣角,“姐姐,我迷路了,你知道锦玉花园b栋在哪吗?我找不到我爸爸妈妈了呜呜呜……”

江桃看小孩白白净净,还哭得这么伤心,一时间有些心软。
她本来想打电话让小孩的父母来接,奈何这孩子记不住家里人的电话。
她打开手机导航了一下,发现锦玉花园就在附近,就想着送他回去。
把孩子送到楼下后,她就打算原路折返。
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有个男人从她背后跑了出来,捂住了她的眼睛。
江桃浑身一哆嗦,刚要喊救命,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开朗青年声自她耳边响起,“桃桃,胆子还是这么小啊。”
他松开了手。
江桃松了一口气,拿手轻轻锤了一下他。
“陈烁你有病啊,吓死我了!”
陈烁站在阴影里,笑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别生气了,给你买的奶茶,喝吗?”
袋子里,是江桃最爱喝的桃子乌龙。
陈烁和江桃高中起就是同学。
以前他沉默寡言被人欺负,是江桃挺身而出,赶走了欺负他的人。
从那天起两个人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她的影响下,陈烁一点一点变得阳光开朗。
他们不是第一次互相请对方喝奶茶。
因此,她毫无防备地接过了他手里的袋子,拿出吸管扎进奶茶杯里,喝了两口。
炎炎夏日,就是好友送过来的这一杯清甜带着淡淡乌龙茶香的果茶,让她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的时候,江桃浑身无力,双手被人束缚,入眼,是一片彩色梦幻。
房间算不上狭小,但色调温馨,里面的每一个摆件,都很精致可爱。
这个地方,熟悉又陌生。
江桃脑袋钝痛,视线发飘,她想不起来这是哪,只是本能的想要挣脱束缚,想要逃离。
咔嚓。
门把手扭动的声响落在耳边,江桃惊恐地抬起眸子,在看见逆着光站在门口的陈烁时,眼泪差点落下来。
她哽咽一声,无助地看向他,“陈烁,快帮帮我!”
陈烁没有动。
江桃诧异地看向他,忍不住催促,“快啊!”
她没有察觉到他的表情其实有点沉冷,也无暇思考自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只是本能地向他求助。
在对方仍旧沉默,甚至将凝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才惊觉自已是喝了陈烁给的饮料后才失去意识的。
江桃身体发抖,脸色一寸一寸地变得灰白。
啪嗒。
陈烁将门关上了。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江桃面前,身子往下蹲,视线和她齐平。
陈烁笑着摸了摸江桃的头发。
“桃桃,我喜欢你。”
江桃大脑一阵空白,如果是平常,他这么说,她一定害羞无措,甚至耳朵都会红得像熟透的虾。
她对陈烁的感情,本来也就不坦荡。
失去双亲的绝望日子里,她一直很难过痛苦,是陈烁的温柔和耐心,陪伴她走出了那段难捱的日子。
只是无论多热情开朗的人,在面对自已喜欢的男生时,总会少了几分勇气。
她总想着,让自已再变得优秀一点漂亮一点,也许这样自已就能坦荡地和他说出自已的喜欢。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会给对方套上一层漂亮的柔光滤镜,觉得对方哪哪都好。
可是滤镜碎掉也只是在一瞬之间。
陈烁在这个温馨的房间,在被束缚自由的她面前,用看似平等地姿态和她说我喜欢你,她只觉得反胃恶心。
但江桃知道,自已绝对不能激怒他。
她努力让自已冷静下来,努力装出害羞的样子。
“我……我也喜欢你,陈烁,你能不能给我松绑?我手好疼。”
江桃红着眼睛和他示弱。
然而陈烁只是冷笑一声,掐住了她的下巴。
“桃桃,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撒谎时是什么样吗?”
“喜欢我?你怎么可能喜欢我!”
“我等了好久,我以为我能等到你对我心动的,可是这等待的时间太漫长了,桃桃,我不怕等,可是我看不到希望。”
“也许只有把你藏起来,你才能只属于我吧!”
他的笑容仍旧是阳光的,落在江桃眼里,却觉得毛骨悚然。
他目光放肆地打量她的身体,江桃被他看得头皮发麻,“陈烁,你疯了!”
陈烁眼尾猩红,拽住她的衣服。
他歪着头冲她笑,“是啊,我早就疯了。”
“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对别人笑?为什么要对别人那么温柔?”
“你就不能只喜欢我,不能只爱我吗!”
白衬衫的纽扣啪嗒散落一地,江桃的世界,在他的气息裹挟她全身时分崩离析。
她好像察觉不到痛,目光涣散而游离地盯着天花板。
这房间布置得多温馨啊。
连天花板,都是她喜欢的樱粉色。
陈烁用力抱住她,像是要将这个人融进骨血里。
“桃桃,半年前我房子装修好的时候,邀请你来参观过。”
“你当时说了,这个房间很漂亮,这都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原来那个时候,不,应该说早在他买下这栋房子计划着装修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要将她囚禁于此。
亦或者说,在更早之前。
“桃桃,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不分开,一辈子待在我们的小家。”
“你做梦!”
江桃流着泪,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
再等等!
再等几个小时,她的同事看她一直不回去,一定会察觉到她不见了然后报警。
然而陈烁好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大掌抚摸着她的肌肤,看她害怕地浑身颤栗后,他反倒是笑了。
“桃桃,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等着你的那些同事,能发现你失踪,等着她们报警,等着她们救你。”
“可是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跟你一样同情心泛滥吗?”
“你的失踪,只会变成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除了我,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你的死活!”
江桃不相信。
可是她等啊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也没等到有人来救她。
:病娇少年
她每一天,都在设想着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可是每一次逃跑,都会被陈烁发现。
之后她再面对的,就是更惨烈的折磨。
陈烁会用刀子铁钉,用无数让她觉得疼痛难捱的方式让她屈服。
他嘴上说着爱她,但从未尊重过她的意愿,从未尊重过她的人格。
她像极了一只被他圈养的宠物,高兴了他就摸摸她的头,亲吻他的唇。
不高兴了,或者他又察觉到她想跑了,她就会遭受尤为惨烈的折磨。
很多个夜里,陈烁都拽着她的头发,在她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却红着眼睛,用哀求的语气恳求她。
“桃桃,你看看我啊,我求你喜欢一下我,桃桃,别恨我,求你爱我……”
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就会一直哭一直求。
可等他发现求也没有用时,他就会用更惨烈的手段,逼迫她屈服。
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日子里,江桃曾经崩溃绝望地问,“为什么要选择我!”
“这世界上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偏就不放过我!”
“陈烁,我明明救过你啊!”
他被欺负,他绝望地想要自杀时,是她挺身而出赶走了那些欺负他的人。
也是她一遍一遍的开解他,带着他从绝望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啊!
她自问自已从未对不起陈烁什么。хլ
他为什么就要这么对她呢!
每当这个时候,陈烁就抱着她笑。
“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江桃,我本来是没有见过光的,我习惯待在黑暗里,我不需要谁的怜悯和施舍,谁让你自以为是地挺身而出了!”
“谁需要你假惺惺地开导?你是不是觉得那个时候的你特别伟大善良,是不是觉得自已是救世主?”
从小到大,他就活在黑暗里。
从来不知道光明是什么样。
他也不想知道光明是什么样。
可是她的出现,强忍地告知了他生活的真相。
“我那个时候想死!我想死你知道吗!你为什么要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你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世界还是有光明的?”
“谁稀罕你的善良?仁慈和怜悯就是这世界上最没用的

小说《我算命,你吃瓜我功德靠大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目录

推荐小说

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全本完结小说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热门的网络小说 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最新推荐小说_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 最新小说推荐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免费阅读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热门小说阅读 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最热门小说排行榜_完结版小说推荐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 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免费热门小说_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 完结版免费小说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_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热门小说大全
排行榜
  • 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完结版免费小说_完结版小说阅读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
    奶妈日记畅读全文版

    作者 : 发奋的落落

    安安刘莎莎是现代言情《奶妈日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发奋的落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最后,杨老板突然看着我说着:“梦梦,你愿意跟你老公离婚,然后跟着我吗?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你的儿子我就当是我的亲儿子,下半辈子,绝对足够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原本突然就对老公心灰意冷的我,听到杨老板这么深情的告别,我完全相信了他的话。最后,杨老板还告诉我,如果我跟我老公就这么离婚了,肯定是便宜他了,一...

  • 热门小说阅读分寸陆瑾寒顾燕笙_分寸陆瑾寒顾燕笙免费小说完整版
    分寸精品阅读

    作者 : 一路笙花

    网文大咖“一路笙花”大大的完结小说《分寸》,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瑾寒顾燕笙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你说什么?”顾曼妮一时无法捕捉到话中的信息量:“仔仔细细的再说一遍!”林璐一怔,而后补充说:“其实……当时是这样的,我和希媛去咖啡馆,正好碰见了她,于是就上去打个招呼……”林璐三言两语的将在咖啡馆的那一幕讲述了一遍挂断电话后,顾曼妮满面怒容!差点把手机给摔碎了!刘嫂过来温声道:“大小姐,您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顾曼妮随手将那碗美容汤掀翻在地!!“江曼云身体在慢慢变好,顾燕笙那个小贱人竟然去...

  • 分寸陆瑾寒顾燕笙最新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分寸陆瑾寒顾燕笙
    完整文本分寸

    作者 : 一路笙花

    《分寸》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路笙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陆瑾寒顾燕笙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分寸》内容介绍:女经理四十岁左右的模样,看起来处事圆滑。她盯着面前的小姑娘,肆意打量。“成年了吗?”“成年了。”赵经理微微拧眉,看向她...

  • 热门网络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_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小说免费阅读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精选小说

    作者 : 徐战

    热门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徐战李白亭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徐战”,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跟妻子见面“魔哥,你跟嫂子聊,我先办点事,晚点咱们见。见两个人相认,海龟有点尴尬,打了招呼便退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待妻子坐下去,徐战帮她倒了杯水,看着她问道。李诗情喝了一口水,才慢慢说道...

  •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阅读全文_阅读免费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
    完整文集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

    作者 : 徐战

    徐战李白亭是现代言情《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徐战”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夜鹰大人……,我们挡不了多久了!”几名夜枭暗卫拼尽全力大吼提醒,身体正不断倒下,伤亡惨重。何涛心中极为焦急,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否则必死无疑。可若是撤退的话,岂不等于放弃自己的同伴?“轰……”一道凶狠霸道的掌印轰炸而来,猛然将何涛震飞出去。“噗!”何涛口吐鲜血,身躯倒飞出去,狼狈地坠落在地面上,滚...

  • 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完结热门小说_完结版小说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
    文章精选阅读我的偏执妖夫

    作者 : 木瓜奶酥

    小说《我的偏执妖夫》,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玲玲小玉,文章原创作者为“木瓜奶酥”,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虽然之前就听说过秦三爷克死了七个妻子,可真的听见秦家人那么议论,我才有了更真实的恐惧。这一夜,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睡的。木偶被我塞进了角落的箱子里,我整个人蜷缩在床上,一直到红烛燃尽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浑浑噩噩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我一个激灵醒过来,这才...

  •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完本小说免费阅读_小说免费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全集小说

    作者 : 司夏萌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时觅傅凛鹤,故事精彩剧情为:---------------------晚上林羡琳给她打电话,明显感觉到时觅有心事。“发生什么事了?”林羡琳有些担心,“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心事重重的了?在学校过得不顺?”时觅摇摇头,人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一大早起来的林羡琳先给她来了电话。两边时差不一样,时觅这边近0点,林羡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