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魏岚楼晋全本小说推荐
魏岚楼晋全本小说推荐 魏岚
总点击 8 更新时间 2024-04-07 22:55:42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魏岚楼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那时的太皇太后只是用一种非常慈爱而又悲伤的眼神看着他,听着他的哭诉,包容着他的怨恨,终于在他力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说:“孩子,你以后会明白的。”他已经记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情绪,只是心中的壁垒陡然塌陷,重重地砸在他的心口。后来,他接连烧了几天,醒来时太皇太后就在他身边...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魏岚楼晋全本小说推荐精彩章节


后来,他接连烧了几天,醒来时太皇太后就在他身边。她说,是她赐死了他的母亲。他心中的惊惧无以复加,内心深处压抑着的怒意与迷茫急几乎将他撑到爆炸,急需找个地方倾泻,所以几乎在那一瞬间他全部爆发了出来。他质问她,为什么要杀了她的母亲。那时的太皇太后只是用一种非常慈爱而又悲伤的眼神看着他,听着他的哭诉,包容着他的怨恨,终于在他力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说:“孩子,你以后会明白的。”
他已经记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情绪,只是心中的壁垒陡然塌陷,重重地砸在他的心口。
后来,他接连烧了几天,醒来时太皇太后就在他身边。
她说,是她赐死了他的母亲。
他心中的惊惧无以复加,内心深处压抑着的怒意与迷茫急几乎将他撑到爆炸,急需找个地方倾泻,所以几乎在那一瞬间他全部爆发了出来。
他质问她,为什么要杀了她的母亲。
那时的太皇太后只是用一种非常慈爱而又悲伤的眼神看着他,听着他的哭诉,包容着他的怨恨,终于在他力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她说:“孩子,你以后会明白的。”
三年后,赵言安终于懂了这句话的含义。
为皇为帝,总要舍弃很多东西,他那时割舍不下,太皇太后替他做了那个绝情的人。
而现在,他的最后一个亲人,也死去了。
魏岚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是往前走了两步,缓缓靠近,想让他也感受到一点点温暖。
“她也并不希望你难过,不是吗?”
赵言安没有说话,微微侧目,魏岚就看见他眼尾一片绯红,纤长的睫毛颤颤巍巍的抖了两下,就像是在魏岚心口刷过一般,又麻又痒。
赵言安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又是一片清明。
他面无表情地吩咐太监,遵循太皇太后的遗愿,三日后火葬。
火葬那天他没有去,魏岚看着那被白布遮掩的尸体,被放在高高的柴堆之上,一把火过后,就只剩下了几捧灰烬。
又过了半月有余,骨灰终究被送去了皇陵。
看着送行的人远去,魏岚叹了口气,转转悠悠还是到了养心殿。
进去时,赵言安正站在窗口望着窗外出神。
魏岚顿了顿,走过去问道:“还在伤心?”
赵言安背影一顿,生硬地说道:“没有。”
他转身,拿出一本奏折:“吏部尚书上奏,丞相的人选,朕在思考。”
他说得平静,毫无波澜。
若不是他眼底还有些红晕未散,魏岚就真信了。
她叹了口气,想到赵言安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她母妃去世的时候,也同赵言安一般大小,却远没有他的沉着冷静,思及此,又不免心疼他过去的遭遇,心便不自觉软了下来。
她没有拆穿,只是说道:“可有合适的人选?”
“御史、太尉……”赵言安说了两个名字,眼神暗沉了下来。
“都可,也都不可。”
魏岚说道:“此事不急,索性国内国外暂时无事,先空着吧。”
赵言安点点头,不再言语。
空气一瞬间又沉寂了下来,魏岚不说话,赵言安自然也不可能先开口。
良久良久,魏岚才叹了口气:“上次的事,我需得解释,我并非耍你,只是情感之事不能儿戏。”
他们需要时间的沉淀……
赵言安闻言,转头看向她,眸中幽深如潭,深不见底。
魏岚顿了顿,在她以为赵言安生气了的时候,却听见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随即又说道:“选秀之事,是朕鲁莽,暂时搁置吧。”
说完,他转过身:“若没有别的事,皇后就请回去吧。”
魏岚沉默地站了片刻,确实也没了留下来的理由,便想着先回宫。
只是刚转身,就见门外走进来一个宫女,生的十分俊俏。
见到她先是一惊,行了礼。
魏岚点点头,又见她款款走到赵言安身边,却没有行礼,反而笑着牵住了他的手。
尾音婉转:“皇上,昨夜奴婢服侍地,可还舒服~”

小说《魏岚楼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目录

推荐小说

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全本完结小说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_许丽榆叶树鸣(许丽榆叶树鸣)热门的网络小说 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最新推荐小说_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姜宜禾陆寒州姜宜禾陆寒州 最新小说推荐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免费阅读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_徐昭宁司景昱徐昭宁司景昱热门小说阅读 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最热门小说排行榜_完结版小说推荐桑南初顾宴深(桑南初岑知雪) 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免费热门小说_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傅砚霖宋夏依傅砚霖叶心瑶 完结版免费小说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_潘乐邓霍邓总,该离婚分家产了潘乐邓霍(潘乐简纪辜)热门小说大全
排行榜
  • 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完结版免费小说_完结版小说阅读奶妈日记安安刘莎莎
    奶妈日记畅读全文版

    作者 : 发奋的落落

    安安刘莎莎是现代言情《奶妈日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发奋的落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最后,杨老板突然看着我说着:“梦梦,你愿意跟你老公离婚,然后跟着我吗?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你的儿子我就当是我的亲儿子,下半辈子,绝对足够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原本突然就对老公心灰意冷的我,听到杨老板这么深情的告别,我完全相信了他的话。最后,杨老板还告诉我,如果我跟我老公就这么离婚了,肯定是便宜他了,一...

  • 热门小说阅读分寸陆瑾寒顾燕笙_分寸陆瑾寒顾燕笙免费小说完整版
    分寸精品阅读

    作者 : 一路笙花

    网文大咖“一路笙花”大大的完结小说《分寸》,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陆瑾寒顾燕笙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你说什么?”顾曼妮一时无法捕捉到话中的信息量:“仔仔细细的再说一遍!”林璐一怔,而后补充说:“其实……当时是这样的,我和希媛去咖啡馆,正好碰见了她,于是就上去打个招呼……”林璐三言两语的将在咖啡馆的那一幕讲述了一遍挂断电话后,顾曼妮满面怒容!差点把手机给摔碎了!刘嫂过来温声道:“大小姐,您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顾曼妮随手将那碗美容汤掀翻在地!!“江曼云身体在慢慢变好,顾燕笙那个小贱人竟然去...

  • 分寸陆瑾寒顾燕笙最新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分寸陆瑾寒顾燕笙
    完整文本分寸

    作者 : 一路笙花

    《分寸》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路笙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陆瑾寒顾燕笙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分寸》内容介绍:女经理四十岁左右的模样,看起来处事圆滑。她盯着面前的小姑娘,肆意打量。“成年了吗?”“成年了。”赵经理微微拧眉,看向她...

  • 热门网络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_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小说免费阅读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精选小说

    作者 : 徐战

    热门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徐战李白亭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徐战”,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跟妻子见面“魔哥,你跟嫂子聊,我先办点事,晚点咱们见。见两个人相认,海龟有点尴尬,打了招呼便退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待妻子坐下去,徐战帮她倒了杯水,看着她问道。李诗情喝了一口水,才慢慢说道...

  • 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免费阅读全文_阅读免费小说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徐战李白亭
    完整文集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

    作者 : 徐战

    徐战李白亭是现代言情《战神归来:被霸凌女孩竟是我女儿徐战》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徐战”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夜鹰大人……,我们挡不了多久了!”几名夜枭暗卫拼尽全力大吼提醒,身体正不断倒下,伤亡惨重。何涛心中极为焦急,他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否则必死无疑。可若是撤退的话,岂不等于放弃自己的同伴?“轰……”一道凶狠霸道的掌印轰炸而来,猛然将何涛震飞出去。“噗!”何涛口吐鲜血,身躯倒飞出去,狼狈地坠落在地面上,滚...

  • 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完结热门小说_完结版小说我的偏执妖夫(苏玲玲小玉)
    文章精选阅读我的偏执妖夫

    作者 : 木瓜奶酥

    小说《我的偏执妖夫》,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玲玲小玉,文章原创作者为“木瓜奶酥”,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虽然之前就听说过秦三爷克死了七个妻子,可真的听见秦家人那么议论,我才有了更真实的恐惧。这一夜,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睡的。木偶被我塞进了角落的箱子里,我整个人蜷缩在床上,一直到红烛燃尽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浑浑噩噩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我一个激灵醒过来,这才...

  •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完本小说免费阅读_小说免费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时觅傅凛鹤)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全集小说

    作者 : 司夏萌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时觅傅凛鹤,故事精彩剧情为:---------------------晚上林羡琳给她打电话,明显感觉到时觅有心事。“发生什么事了?”林羡琳有些担心,“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心事重重的了?在学校过得不顺?”时觅摇摇头,人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一大早起来的林羡琳先给她来了电话。两边时差不一样,时觅这边近0点,林羡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