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响胡小丫(官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官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官权》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佚名”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官权》内容概括:话说得很解气,很酣畅!且直接挂了电话雷响第一次对胡小丫这么硬气!也不知自己的底气在哪?……雷响在村里住了下来每天到蔗区了解蔗农的砍运蔗情况,晚上到村民家打游局吃饭,每顿饭雷响都交伙食费转眼功夫,一个月过去了,关于调动的事,苹果那边没有半点消息……这天上午,贺依琳的电话通知来了“响哥,今天下午镇里召开干部大会,进行民主推荐副镇长,你得回来参加……

小说:官权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雷响胡小丫

小说《官权》是由“佚名”所著。内容概括:“你仔细看看,上边是不是你签的字?”雷响低头仔细看。门外传来吵杂声。三个五、六十岁的村民走了进来。“你们冤枉雷干部了,他把砍蔗票和进厂票都给了我们!”何道林挥手道:“我相信你们得到了雷干部发的票,但是雷干部也给了王桂花,这是毫无质疑的!”几个蔗农面面相觑…

官权

第14章 在线试读

雷响直接怼了回去。
“我什么都没做,我为什么要认错道歉?”
阳经海拿过何道林的砍蔗进厂登记本,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
发现上面有涂改的痕迹,心里有了数。
随手递给雷响。
“你仔细看看,上边是不是你签的字?”
雷响低头仔细看。
门外传来吵杂声。
三个五、六十岁的村民走了进来。
“你们冤枉雷干部了,他把砍蔗票和进厂票都给了我们!”
何道林挥手道:“我相信你们得到了雷干部发的票,但是雷干部也给了王桂花,这是毫无质疑的!”
几个蔗农面面相觑。
雷响感激地看着几个蔗农。
“谢谢你们!
你们回去吧,这个事我来处理!”
阳经海担心事情闹大,也好言相劝,终于把人都给劝了回去。
阳经海也无心留下来吃饭,上车走人。
上车时,何道林塞给阳经海二瓶自泡的牛鞭酒。
阳经海一反平时多多益善的习惯,严词拒绝。
方达亮看到阳经海不收也不敢拿。
礼物送不出去,何道林的心咯噔了一下。
回到镇政府,方达亮立即向田福生作了汇报。
田福生大喜。
马上拨通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石同文的电话。
当然,田福生少不了夸大其词。
石同文愣了半晌。
雷响真是招事!
考察公示被实名举报。
任前公示又闹出这等艳事来!
如果情况属实,就是毁灭性的!
石同文静静地听着。
待田福生汇报完,石同文说知道了。
先向领导汇报再说。
挂了电话。
石同文立即向新任书记汇报。
新任书记指示:没有举报不用理会。
如果有实名举报,要尽快查实原因。
不要影响此次的提拔任用。
如果情况属实,立即召开会议。
讨论取消雷响的任职资格。
如果情况不实,严厉追究举报者的法律责任!
……当天晚上。
雷响接到胡小丫的电话,质问雷响跟那村妇的事情。
雷响解释,胡小丫不信,哭骂雷响恶心人渣,要跟雷响一刀二断。
哭完骂完,胡小丫直接挂了电话。
下午发生的事情,还没理出个着头绪来,胡小丫又来大闹一通,雷响想死的心都有!
大喜大悲,在几天之内不断切换。
这次暗害他,开局已成功!
结果会怎么样?
雷响的手上,完全没有反倒何道林的证据!
……当天下午,何道林分别向松岭镇政府、县纪委及县委组织部电话,实名举报雷响驻村期间,利用职权进行性交易。
田福生不失时机地向县纪委和县组织部做了汇报。
石同文向新任书记汇报后,县纪委立即成立调查组。
第二天上午,调查组组长组织部副部长寒宾,带着二个纪委干部前往松岭镇。
田福生惊讶疑惑,县委迅速成立调查组下来调查。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田福生找来方达亮,问整个事件经不经得起调查?
方达亮说天衣无缝,雷响这次死定了!
调查组出发没多久,寒宾接到石同文的电话。
让他们不要到镇政府去,直接到桄榔村。
争取拿到第一手真实的调查材料。
何道林打完举报电话,长长地舒了口气。
雷响知道的东西太多。
他当了副镇长,对他是个极大的威胁!
他早都想找机会收拾雷响。
可雷响不赌不嫖不喝,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雷响的考察公示出来后,他思忖良久,买通村里的混混赖三。
两人一拍即合,不久赖三就实名举报雷响。
谁知那举报证据实在太烂。
深入调查,所谓的证据直接被识破。
赖三被行拘,好在赖三没有供出他。
这次雷响任前公示,何道林根本就不想放过雷响。
不把雷响放倒,解不了他的心头之恨!
他这个村长位置也岌岌可危!
方达亮狠踩雷响,何道林早有耳闻。
找了个机会有意无意向方达亮透露。
雷响利用职务之便,在村里乱搞男女关系。
方达亮说没有证据不要胡说,有证据就把证据摆出来!
一句话不仅点醒何道林,更是让他吸取上次实名举报失败的教训。
找到王桂花,一番花言巧语下来,导出了雷响跟王桂花暧昧关系的闹剧。
他确信这次有证有据,且当着副镇长和甘蔗站站长的面,直接把事情捅开。
王桂花不仅是自己的长期姘头。
且切身利益紧紧地跟他相连,他从不担心王桂花会出卖他!
……这天上午。
何道林正想往糖厂去,王桂花的电话便打了进来,说想见见何道林。
何道林严词拒绝,说这个时候不能单独见面。
王桂花告诉他,她跟雷响的事情闹得全村老少皆知,在城里打工的老公也知道了,电话询问怎么回事,她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何道林一听有点傻眼。
这个事不能不理,万一王桂花的老公闹起来更麻烦。
得知王桂花在村外的甘蔗地里,何道林想着反正去糖厂也经过甘蔗地,不如就见见王桂花,给她出出主意。
几分钟后,何道林把车子开到甘蔗地的小道上。
何道林下车,王桂花从甘蔗地里伸出个头来,招手让他过去。
何道林本不想过去,但看到王桂花那性感的身段,想着跟她翻云覆雨的酣畅淋漓,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
在茂密的甘蔗林里,两人根本就来不及说王桂花老公的事,就抱成了一团,三下二下两人便赤身开始了战斗……就在两人痛快淋漓之时,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二个差不多年纪的村妇。
“贱货,我早知道你们两个不清不楚,今天让我抓到了!”
女子一边骂,一边用手机拍着。
正在激烈战斗的何道林和王桂花,被突然撞进来的女子惊住,何道林听出是老婆陈美英的声音,又看到她拿着手机猛拍,抱着王桂花一滚,直接滚到陈美英的脚下。
何道林一伸手,一把抓陈美英的脚用力拽,陈美英摔在地上。
何道林以速雷掩耳之势又一个翻滚,滚到衣裤旁边,拿起衣裤就往甘蔗地外边跑,边跑边穿衣服。
终于跑上了车,一踩油门,车子往村里去。
他再也无心思去糖厂。
待陈美英从地上爬起来,王桂花已经把裙子套在身上,虽然套得歪七歪八,总算没光着。
看到何道林已经没了踪影,陈美英一把扯住王桂花的头发,就往甘蔗地外面拽。
“你个贱货,勾引我老公!”
两个农妇没有动手,只是在旁边助威。
刚才还跟何道林翻云覆雨、兴奋地在云里飘,却突然被陈美英从云端里拽下来,云端里的激情还没消散,便被扯着头发猛打。
王桂花刚开始心虚,毕竟自己睡了人家老公,一直不敢还手,也以为何道林穿戴好会过来把陈美英拉走,没成想何道林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一气之下,王桂花开始还击,在甘蔗地外面跟陈美英撕打在一起。
村民们围了上来,都骂王桂花,骂她为了拿砍蔗票和进厂票跟村长勾搭成奸,还祸害雷干部。
听着村民们的骂声,想到何道林不管不顾自己,王桂花气得大声喊道。
“我跟雷干部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害他?
都是何道林让我干的!”
村民们瞠目结舌。
陈美英惊讶之余,冲上去又跟王桂花撕打在一起,王桂花的说词,显然对何道林这个村长极其不利,如果组织查下去,何道林分分钟被免职,还有可能负法律责任。
虽然何道林色胆包天无所不及,但他当这个村长,却给陈美英脸上增光添彩,村里人哪个不仰视她?
陈美英拿起一把砍刀就向王桂花砍去。
“你个贱货,你勾引我老公,还诬陷他,我砍死你!”
陈美英的手被王二狗紧紧抓住,几个村民上去夺过陈美英手里的刀。
“住手!
你想灭口啊?”
农三妹幸灾乐祸地看着。
停在不远处的越野车下来几个人往这边来。
他们是县委调查组,走在前面的正是调查组组长寒宾。
调查组的车子刚靠近村口,便看到甘蔗地里聚着一群人,象是在打架。
寒宾让司机把车靠近停下,正好听到王桂花点到何道林的名字。
寒宾下车后,表明了身份,问清了缘由,然后请王桂花上车,车子直往村委会去。
在车上,检查组成员开始询问王桂花,拿砍蔗票和进厂票的事,王桂花把何道林让她怎么害雷响一古脑儿地吐了出来……车子停在村委会门口,寒宾和一调组成员走进村委会办公室。
一成员留在车上看着王桂花。
何道林坐在办公桌后面,一本正经地看着资料,完全没有刚才被抓现场的不安。
雷响也在办公室里,正在整理资料。
看到寒宾两个人走进来,雷响吃惊不已,原先跟寒宾也是熟脸,便赶紧站了起来。
“寒部长,您们怎么来了?”
何道林听到雷响叫部长,猜想是县上来的,自己的举报有效了。
何道林赶紧点头哈腰,跟着叫部长。
“你就是何道林?”
何道林赶紧哈腰点头。
“对,对,是我!
你们是?”
寒宾向雷响挥了挥手。
“雷响,你回避一下,我们有公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6:11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