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姐姐吃软饭》张啸天张若烟热门小说_(靠姐姐吃软饭)全集免费阅读

《靠姐姐吃软饭》是由作者“佚名”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第3章张若烟略显无奈,右手推着他的后背往前走,说:“老实说吧,你所说的张书记是我家老头,至于我嘛……现任三北刚铁集团双林分公司总经理”张啸天猛烈地擦汗……早知道她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级别如此高见到张啸天发愣,张若烟又推了她一把,“怎么啦,不会是被吓到了吧?”张啸天摇了摇头,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是啊,我们真是有缘,早知道我家老头让我提前回来就是为了接你,我……

小说:靠姐姐吃软饭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张啸天张若烟

《靠姐姐吃软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小坏蛋,是姐!”门外的却是张若烟的声音。张啸天心想这妞来得真是时候,二话没想就跑来开门。张若烟进来一瞧,花容失色,指着张啸天的下身喊道:“流氓!”张啸天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得无地自容起来。健康男人早上的通病……张啸天回身去穿衣服,脸上讪讪的,“那个……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冲…

靠姐姐吃软饭

第4章 在线试读

第4章昨夜和老妈捧着电话长谈,张啸天翌日醒来,已经快十点了。
拉开窗帘,艳阳高照。
伸了伸胳膊,有点困意未消,正想爬到床上睡个回笼觉呢,外边有人敲门。
“谁啊?”
张啸天以为是服务员,不满地问了一句。
“小坏蛋,是姐!”
门外的却是张若烟的声音。
张啸天心想这妞来得真是时候,二话没想就跑来开门。
张若烟进来一瞧,花容失色,指着张啸天的下身喊道:“流氓!”
张啸天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得无地自容起来。
健康男人早上的通病……张啸天回身去穿衣服,脸上讪讪的,“那个……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冲个澡。”
“流氓!”
张若烟骂完,自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接着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
一个三十几岁的成年女人倒在自己的床上捧腹大笑,张啸天多少有点骄傲,不敢多看这香艳场景,快步跑进了卫生间。
见张啸天走了,张若烟还偷偷地回想着刚才的场面呢,想想那高高的家伙,啧啧……不知道去掉了那小内裤是啥样子……想着想着老脸通红。
张啸天回来的时候,见张若烟的脸还通红,取笑道:“干啥呢,还陶醉呢?”
“坏蛋,快穿衣服,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见我老爸去!”
不敢再多言,担心这女人发起火来吃了自己,快速穿衣,两人匆匆下楼。
这一折腾,已到中午。
户外阳光四射,热得两人快步跑进车里吹空调。
这种俊男靓女的搭配,引得一片尖叫声和口哨声,两人仿佛一对金童玉女。
“姐,我们走在一起,还挺配的呢。”
“配个屁,张啸天,我可警告你,你要再调戏我,小心我一脚踢你下车!”
张若烟先带着他到了江平市最有名的海鲜城,富丽堂皇的十分耀眼。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全由张若烟点菜。
听到点的菜名,还有那瓶法国红酒,张啸天就知道这顿饭没几千下不来。
菜上来了,张啸天很绅士地满上酒,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张若烟偷偷观察着他的神情,怎么感觉像一对小情侣似的呢。
“那个……嗯,想好去什么部门工作了吗?”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若烟做态地问道。
张啸天吃着螃蟹,想了想说:“我一个外来的,随便捡个别人剩下的就行了。”
张若烟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做作的,叹口气说,“先不说刘家的背景,就凭你是我的弟弟,我也要帮你!
你要记着你的身份很高贵,该摆架子就要摆架子,否则只能受人欺负!”
“姐,我记下了,我知道你说的有理。”
张啸天虚心接受,别看对面的女人偶尔像个小孩子,可是官场上的道道可比自己强多了。
“一会儿见了我爸,该怎么说话你知道,不要耍小聪明,领导就讨厌遇到比自己聪明的,与领导说话,要时刻体现出领导的智慧,明白吗?”
“嗯,”张啸天只能点头。
“好了,我也不倚老卖老了,快吃吧,你别怪姐多事啊!
细节决定成败,你是颗好苗子,也有好的背景,姐看好你。”
张啸天的血此刻沸腾了,不过只见过几次面而已,人家就这么坦诚相待,想不感动都不行。
“姐,谢谢你。”
“都叫我姐了,还客气什么!”
刷卡结帐的时候,张啸天吓了一跳,两个人吃掉了八千多块钱,那瓶酒就好几千!
见到张啸天的神色,张若烟淡然一笑,“我去延春时,你再请我!”
这种给男人面子的细节心里,更令张啸天对她产生了好感,“姐,我老家穷,只能请你到我家吃碗朝鲜族的冷面,外加一盘泡菜。”
“呵呵,成交,去你家看看阿姨也不错,听说是位大美人呢。”
两人闲聊着去见张书记,经过门卫时,警卫还给了一个标准的立正。
张啸天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啸天走进张书记的办公室时,态度坦然,平静地望着眼前的的男人。
张耀东满身都是上位者的气势,表情严肃,不怒自威。
张耀东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心说不愧是刘家的子孙。
其实他并不知道,张啸天只是戏演得好一点而且已,心里也紧张得要命。
“张书记,您好!”
张啸天弯了弯腰。
“啸天,你好!”
张耀东挤出一丝笑容。
“爸,我先出去了。”
张若烟离开时从后面拍了拍张啸天的后背,他就感觉一股温热袭卷全身,让他不那么紧张了。
对面坐着的可是一方大员,放在过去就是个诸侯了!
“啸天,这里没有外人,你坐下说。”
张耀东不像之前那么严肃了,刚开始多少也有些考量的意思。
张啸天坦然坐下,心里也适应了。
“啸天啊,有话我就直说了,你真的要回延春,不想呆在省里?”
“那里必竟是我的家乡,我……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说吧,你就把我当成是你的伯伯!”
张耀东心里对他更加赞赏了,这小子有希望!
“我是这样想的,延春是我家乡,我理应当回去锻炼。”
“扎根基层,很好!”
张耀东点点头,随后又笑道:“要说留在省里,真不如留在京城了呢,看来刘老也是这个想法了。”
张啸天点点头。
“啸天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有话就直说了,一会儿延春的孙常青书记要来,现在那边的情况有点复杂。”
张啸天默默思量“复杂”是什么意思。
“你的具体工作就让孙书记来安排,他是我的老部下了。”
这话张啸天听明白了,孙书记是自己人!
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秘书领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张啸天心说这就应该就是延春的一把手孙常青了,便站了起来。
张耀东指了指张啸天说:“长青同志,这位就是我从京城挖下来的张啸天,才子啊,交给你了!”
“张书记放心,我们延春缺的就是人才!”
张啸天主动地伸出手来,“孙书记,谢谢你。”
“嗯,不错!”
孙常青对张啸天很满意。
几人客套一翻,才落了座。
孙常青看了眼张啸天,转向张耀东说:“老书记,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张书记说:“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孙常青仔细斟酌了语言,说道:“信访办接到一封举报信,状告延春合作区管委会主任刘一水等人收受利民集团巨额贿赂。
您也知道刘一水是省里刘副书记的侄子………”张啸天眯起了眼睛,他感觉张耀东是有意让他听到这些的!
他先是说延春复杂,接着孙常青又说到了省里的刘副书记,这里面很玄妙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6:4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