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苏樱樱宋淮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苏樱樱宋淮南)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最新小说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蓝色裤子”大大创作,苏樱樱宋淮南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罢晚饭,苏樱樱看着丫鬟们将碗碟撤下,见一切妥当,便起身告辞要回云归阁“慢着”宋淮南将她唤住“将军可还有其他吩咐?”苏樱樱看了眼天色,天色已暗,估摸着也该是晚上七八点了,这莫不是要加班?“既然签了契约,领了月钱,伺候我的生活起居便是你的职责,我还未歇下,你怎可擅自离开”宋淮南起身说道“那将军便赶紧歇息吧,不打扰了”下班不积极,心态有问题苏樱樱扶着盼夏,也不多寒暄,转身便走“刚用完膳……

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作者:蓝色裤子

角色:苏樱樱宋淮南

热门新书《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蓝色裤子”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宋淮南靠在交椅上,两眼微眯,淡淡道:“莫要紧,我就在这椅子上凑合一晚,你便安心睡吧,今晚我给你守夜。”守夜?将军竟接了丫鬟的差事做,苏樱樱想着,心里更过意不去了。春日夜,冷得很,苏樱樱原是不想动的,但她也算是有点良心,硬是咬咬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她打开雕花檀木衣柜,搬出两床蜀锦被褥,一床铺在地上…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第10章 将军守夜 免费在线阅读

“将军,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吧。”

苏樱樱说着,刚要从被窝里爬出来,突然意识到,她的一千两还在被窝里。

她怕宋淮南笑话她,又缩了回去。

“将军,我平日里睡惯了这张床,要不,还是你打地铺吧。”

宋淮南靠在交椅上,两眼微眯,淡淡道:“莫要紧,我就在这椅子上凑合一晚,你便安心睡吧,今晚我给你守夜。”

守夜?将军竟接了丫鬟的差事做,苏樱樱想着,心里更过意不去了。

春日夜,冷得很,苏樱樱原是不想动的,但她也算是有点良心,硬是咬咬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她打开雕花檀木衣柜,搬出两床蜀锦被褥,一床铺在地上,一床又覆在上,又回床榻上拿下一个绣花长枕,小心摆正。

“将军,给您安置好了,就委屈您睡这里吧。”

宋淮南瞧见苏樱樱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走来走去,看傻了眼。她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也对,他自不是外人。

苏樱樱一个现代人,长衣长裤对她来说,已是够保守的了,有啥不好走来走去的?

苏樱樱爬回被窝里,对着宋淮南憨笑。

“将军,快睡吧,明日还要去军营呢。”

宋淮南内心即便再躁动,倒也是懂得分寸,他怕打草惊蛇,也怕强扭的瓜不甜。

苏樱樱瞧着宋淮南还穿着外衣长袍,又问:“宋将军,需要我帮您更衣吗?我跟盼夏学过了,现在会更衣了。”

宋淮南担心苏樱樱穿着单衣行动,久了会着凉,便道:“不必了,我自己来。”

“不打紧的。”苏樱樱一骨碌从被窝里又爬了出来,这次倒是一点犹豫没有,想到更衣,她可来劲了。

“我来吧。”苏樱樱徒手环腰,抱了上去。

“真暖和啊。”宋淮南身上阳气重得很,苏樱樱一靠近,便觉得暖烘烘的。

苏樱樱一点没在客气,上下其手,胸肌腹肌又摸了个遍。

宋淮南迷惑了,她到底是喜欢自己,还是不喜欢?或许,她仅是喜欢更衣?

他决定试探一番。

“咱既然签了契约,自是不会逾矩,我看你那床榻宽阔得很,睡两个人绰绰有余。你我既然心无旁念,又作何当心同床共枕?春日夜凉,窝在一起取个暖,不也合你心意?”宋淮南道。

苏樱樱护银子心切,听他这样说,赶忙加速手上动作,帮他解完最后一件单衣,便一溜烟爬回床榻,呈大字型躺下,占据整个空间。

“我睡觉习惯不好,经常翻来覆去,这点地方,还不够我睡的。”苏樱樱憨笑道。

果然,是他自作多情了。她对他,还是有芥蒂。宋淮南垂下眼来,独自脱了靴子,躺在地铺上。

两人不作声,沉默了一会儿,苏樱樱突然开口。

“宋将军,今日宴客,你对我的安排可还满意?”

“很是满意。”宋淮南躺在地上,仰头正好盯着门梁。

苏樱樱怕宋淮南敷衍她,便又问:“那您说说,我都做了些什么?”

宋淮南沉默思索片刻,道:“红樱花、蜀锦垫、醉仙酒、螺狮粉。”

苏樱樱没想到宋淮南如此心细,对自己的工作这么上心,看来她以后万万偷不得懒,这是个盯得很紧的老板。

“今日不是说来一个沈大人么,怎么结果来了一大帮人?”苏樱樱又问。

“人来得多,消息传得快。”宋淮南声量渐渐变弱。

他晚上陪客人喝了些酒,怕是已经几分入梦。

苏樱樱突然想起,她在远山堂会客间寻找宋淮南时,在墨衣兵将中,一眼便瞥见一抹天青色。

那位身穿天青色长袍的人,看着一副书生气质,莫非就是文书大臣,沈文卿大人?

想到这里,苏樱樱又问:“那位身穿天青色长袍的人,便是沈大人么?”

宋淮南半梦半醒,听见苏樱樱娇柔的声音在耳旁又响起,舍不得冷落了她,便嗯了一声。

苏樱樱又想,那沈文卿大人文质彬彬,看着比兵将们柔弱了些,颇有几分怜惜相。军营里,那些腌臢男人有什么好惦记的,莫非,这文弱脱俗的沈大人,便是宋将军那见不得光的男相好?

想到这里,苏樱樱不禁大赞自己的推理能力,她真不愧是个八卦高手。

想当初,在酒店大堂当差,客户们的八卦,她通常都是一手资料获得者。

“那位沈大人,便是你的心上人么?”苏樱樱犹豫了半晌,还是问了一嘴。

“嗯。”宋淮南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

苏樱樱听到回应,睁大眼睛,捂紧了嘴,克制住内心的狂叫,但是内心过于兴奋,两只脚还是没忍住,在空气中踹了几下,将床板磕得砰砰作响。

“我在!”宋淮南听见磕碰声,梦醒了大半,猛地一下坐起身来,双臂大敞,护在苏樱樱床前。

“没什么事,你睡吧。”苏樱樱拍了拍宋淮南的背。

宋淮南背肩宽厚,像一座山似的。苏樱樱抚在手心,安全感满满。真厚实啊。苏樱樱在心里感叹,真是便宜了沈文卿那个男的。

宋淮南不放心,起身巡逻了一周,才又歇下。

第二日一早,盼夏打了盆热水进里屋服侍,刚推开门,便傻了眼。怎么能让将军睡地上呢!

“阿福呢?”宋淮南打了个哈欠。

“已经在外头候着了。”盼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丫头在怕什么?宋淮南心里几丝疑惑。莫非,阿福伤势很重?

“阿福头上的伤,可还好?”宋淮南问。

“伤口已经包扎,无啥大碍。”盼夏哆哆嗦嗦。

“那你跪着作何?地上凉得很。”宋淮南道。

盼夏见将军不怪罪,才敢起身。那热水本是要服侍苏樱樱洗漱用的,她赶紧先挪给了将军,将他照顾妥帖。

苏樱樱醒来,瞧见将军正在洗漱,便在一旁问道:“将军,早膳想用点什么?”

宋淮南接过盼夏递过来的巾子,擦了擦手,道:“螺狮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