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陈庆代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庆代郡)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最新小说

小说《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生产队的驴③”,主要人物有陈庆代郡,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黄昏夕阳的余晖从天边洒落,给大地送上最后的温暖一群衣衫褴褛的人站在咸阳狱的大门外,神情恍惚,仿佛做梦一样“出来了,我出来了!”“东家,你真的把我们救出来了!”“老天爷呀,我的命保住了!”“呜呜呜”不知道是谁带头,在场的人嚎啕大哭,泪水在乌漆嘛黑的脸上冲出了两条显眼的痕迹,看上去滑稽又可笑陈庆背着手站在他们面前,轻描淡写的说:“行啦行啦,瞧瞧你们没出息的样儿”“我不是说过绝不祸累你们吗?……

小说: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

作者:生产队的驴③

角色:陈庆代郡

热门新书《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生产队的驴③”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陈庆来自后世,可没什么动不动跪别人的习惯,即便对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他和赵崇一样,作揖行礼。反正我都谋逆了,还差这个?“陛下。”赵崇疾步上前,心中疑惑不已…

误会啊,我哪敢夺您的江山

第1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始皇帝驾到——”

赵高拖着长长的尾音,中气十足的喊道。

“罪民参见陛下!”

“小人参见陛下!”

河岸边的石滩上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工匠和民夫顿首于地,大气都不敢出。

赵崇以及士兵都有爵位在身,是不需要行跪拜礼的,只需作揖即可。

陈庆来自后世,可没什么动不动跪别人的习惯,即便对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他和赵崇一样,作揖行礼。

反正我都谋逆了,还差这个?

“陛下。”

赵崇疾步上前,心中疑惑不已。

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是大朝会的时间。

怎么始皇帝带着满朝文武大臣来了这里?

嬴政没有开口,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来到李乙身边,用脚尖轻轻碰了下沾满黄泥的羊骨。

“这是什么?”

噗通。

李乙面无人色,呈大字型瘫在地上,冷汗涔涔而下。

他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仿佛被一座大山死死压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嬴政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往赵崇看去。

刷!

赵崇的脸色先红后白,缓缓低下头去。

其余的铁鹰剑士用最快的速度或蹭或抹,把嘴角的油光揩去。

“赵崇,这羊是谁吃的呀?”

嬴政淡淡地问道。

“回陛下……”

赵崇嗫嚅着不敢开口。

李斯和一干御史大夫气势汹汹来此,准没有好事。

他要是敢认,哪怕始皇帝回护他,也免不了要惩戒一番。

“陛下,是小民吃的。”

陈庆站出来,朗声开口。

众多铁鹰剑士如逢大赦,同时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庆,神色十分复杂。

李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瞬间精神百倍。

“赵府令,大秦律对百姓食肉如何规定?”

赵高趾高气扬的喝道:“大秦律:诸侯无故不得杀牛,大夫无故不得杀羊,士无故不得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

“若有犯者,庶人食珍笞十,杀犬豕罪加一等,杀羊再加一等。”

“当判劓(yì)刑(削鼻子)。”

大秦律法严苛,平民百姓吃肉,要打十板子。

看过古装剧的都知道,衙役的水火棍别说十板,要是手重了几棍子下去就能打死人。

陈庆杀羊,罪责直接来了个两级跳,越过流放刑,到了肉刑的阶段。

李乙骇得肝胆俱裂,裤裆里不知不觉就湿湿热热的一大片。

此刻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东家为何不叫别人去杀羊,偏偏寻了我?

削了鼻子,人还能活嘛!

李斯用幸灾乐祸的口吻问:“陈庆,你可有爵位在身?”

“小民并无爵位。”

陈庆干脆的回答。

“那你可有一官半职?”

“也没有。”

李斯顿时露出胜券在握的眼神,“陛下,微臣请按大秦律惩处此獠。”

“不如此,不足以服众。”

“不如此,秦法必坏,天下乱矣。”

御史大夫们群情汹汹。

“臣附议。”

“臣附议!”

“大秦以法治天下,请陛下按律问罪。”

陈庆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家伙!

李斯你这个奸相,故意针对我是吧?

就你后面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凡拿出一件来,都够秦始皇杀你十遍八遍了。

无非是现在不到时候,我还要留着你的把柄当底牌。

你还搁这儿支棱上了?

“陈庆,你可有话说?”

嬴政面无喜怒,悠悠地问道。

“小民方才听闻:秦朝以法治天下,对此深感认同。”

“天下皆知大秦强,强于何处?从何而来?”

“乃商鞅立木,变法而强。”

“功必赏,过必罚。”

“将士用命,百姓用心,大秦焉能不强?”

李斯心头不禁泛起了嘀咕。

原本以为陈庆会为自己辩驳,他怎么还夸上大秦的律法了?

难道大秦律好,削你的鼻子也好?

“然!”

陈庆话锋一转,指着跪伏于地的工匠和民夫:“吾等为大秦效力,于此营建水车,为的是什么?”

“强秦!”

“为的是让天下千千万万百姓都能吃得上肉!”

“此事若成,功莫大焉。”

“天下百姓都能吃得上肉,为何他们就不配吃一顿肉呢?”

“古贤者有云: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陛下若要惩罚小民,小民无话可说,”

“但就怕此举寒了天下百姓之心。”

“都如小民这般,谁还敢为大秦出生入死,谁还敢为大秦献计献策?”

陈庆一揖到底,再不说话。

李斯瞪大了眼睛,气得七窍生烟:“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

“陛下,不可听信他花言巧语。”

“法就是法,岂容随意更改?”

“信口胡言,你好大的口气,如何敢说让天下百姓都吃得上肉?”

“荒唐!微臣请斩此獠,以正人心!”

御史大夫群情激奋。

他们万万没想到,陈庆虚晃一招,居然杀了个回马枪。

而且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信誓旦旦说自己什么‘功莫大焉’。

简直荒唐透顶!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嬴政喃喃念着这句话,有些诧异的望向陈庆。

他从未听过这句‘贤者所云’,但细细一想,又觉得回味无穷。

“蒙卿,你如何看?”

嬴政把这个问题丢给了心腹近臣。

“回陛下,微臣认为……”

蒙毅感觉无数道目光全部聚焦在自己身上。

毫无疑问,是李斯为首的一干御史大夫。

“秦以法强。然而先王和陛下慧眼识人,选贤任能同样是大秦能横扫六国的根源之一。”

“若无招贤令,何来商鞅变法?”

“若无……”

蒙毅及时压下了话头,然而还是招来了李斯恶狠狠的目光。

这不就是指桑骂槐吗?

要不是秦始皇不拘一格提拔他,李斯还只是赵国的小吏,何谈今日的宰相之位。

“寡人想起来了。”

“赵崇,昨晚你禀报过此事,对吧?”

嬴政慢悠悠地说道。

赵崇一愣,马上低头道:“诺!小人确实禀报过。”

“那这羊就是寡人赐下的了。”

“陈庆自然无罪。”

嬴政负手而立,一言而决。

李斯等人纷纷低头,虽然气愤难当,却没人敢顶撞。

别看先前在朝堂上跳的那么欢,那是因为喷的是陈庆。

如果目标换成秦始皇,谁有那个胆子?

“陈庆。”

“小民在。”

“你说要让天下千千万万百姓都吃得上肉?”

“小民确实是如此打算。”

“靠这水车?”

“然也。”

一番君臣奏对,陈庆回答的痛快无比。

嬴政目光森严:“寡人等你实现那一天。”

“小民必定全力以赴,绝不让陛下失望。”

陈庆掷地有声的回答。

嬴政转身:“回宫吧。”

赵高不着痕迹的瞄了陈庆一眼,暗道:这样都能让你逃过去,将来必成大祸!

秦始皇的大部队络绎而去。

赵崇长舒了口气。

再不敢了!

以后绝对不能跟陈庆这个祸害混在一起,绝对没好事!

“大家都愣着干什么?”

“炭火都快熄了,快快添些炭火。”

“李乙,再去杀一只羊,我还没吃够呢!”

陈庆得意洋洋的喊道。

噗通。

李乙刚刚站起来,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还杀呀?

东家您不怕死,万万不要拖累小的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12:57
下一篇 2023年1月26日 am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