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徐牧司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牧司虎)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最新小说

军事历史小说《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是作者“李破山”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徐牧司虎,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酿酒发酵的周期,一般来说,时间越长会越好,酒也会越醇虽然还是起步阶段,但为了稳住第一批客户,徐牧还是坚持发酵了十天左右,才开始第二步的蒸馏“第一轮蒸馏出来的酒,叫酒头,味重发涩,若你们喜欢,自可拿一些去饮”“第二轮蒸馏出来的是酒心,乃是最醇香的酒”“最后一轮叫酒尾,味道寡淡,且饮多了对身子不适”蒸馏的工艺并不繁琐,但其中涉及的原理,以纪朝人现在的认知,估计很难参透“陈盛,你和我一起去送……

小说: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

作者:李破山

角色:徐牧司虎

《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小说是作者“李破山”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内容介绍:司虎怒骂两句,抽了朴刀,一声“直娘贼”便要拍案而起。“司虎,先坐下。”徐牧淡淡抬头,扫了一眼酒楼外密密麻麻的人影,便再无兴致。早在造私酒的那一天起,他已经想到了今天…

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

第20章 免费在线阅读

富贵酒楼前。

几个提着柴棍的走堂小厮,已经有了退意,不时扭着头,看向酒楼里最后一桌客人。

那位平静坐着的徐坊主,跟无事人一般,还在夹着花生米送酒。

“牧哥儿怕了的,不如把欠我五百两银子,今日便还了?”

随着杀婆子的声音,几个人高马大的老打手,冷冷挤过人群,惊得那些走堂小厮,又往后直退,退到了门桩后。

司虎怒骂两句,抽了朴刀,一声“直娘贼”便要拍案而起。

“司虎,先坐下。”

徐牧淡淡抬头,扫了一眼酒楼外密密麻麻的人影,便再无兴致。

早在造私酒的那一天起,他已经想到了今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弱肉强食的年头,拳头不够硬,你连站稳的资格都没有。

“徐牧!牧崽子!敢出来否!”

“脱离堂口三刀六洞!按着规矩,你的银子庄子,都要没收!嘿嘿,还有你的那个小婢妻,听说长得不错,到时候轮着打了桩子,再卖到北边的窑子,一个馒头一轮——”

乓!

一个酒杯,毫无预兆地砸在马拐子的脸面上,痛得他龇牙咧嘴。

“周掌柜,爷今日给够脸了!”

周福立在二楼的栏杆,沉默地叹出一口气,随即背过了身,有些失落地往后走去。

风秀于林,必被摧之。

终究是太年轻,没看透这个理儿。

“哈哈,牧崽子,你死期到了!”马拐子神色狂喜,不断招呼着身边的棍夫,准备冲进去把徐牧揪出来。

徐牧背着手,起了身立在门口,突然抬起头,冲着马拐子笑了一下。

这笑容,让马拐子心底一惊。

死到临头了,这还笑得出来?

“敢问诸位,胁迫良民,聚众闹事,当属何罪!”徐牧笑着发问。

“你在说什么狗屁?”

不仅是马拐子,连着杀婆子,躲在暗处的卢坊主,听到这一句,都没由来的发慌起来。

大纪吏治极严,连铁制武器都不许私有,更别说这类聚众斗殴的事情了。

“马儿,他先前说过,有官儿傍身——”

锵锵!

没等杀婆子说完,猛然间,后头突然响起了刀剑出鞘的声音,惊得杀婆子脸色发白。

她紧张地转过头,仅看了两眼,整个人不由得哆嗦起来。

“马儿,让人散了!”

“婆儿,怎的?我还打算踩死牧崽子呢。”

“莫问了,晚、晚了!”

马拐子疑惑地抬起头,往后看了看,慌得要从旁边老墙爬上去,却不料只爬了两步,受那条瘸腿拖累,整个人又重重摔倒在地。

在他们的后方,有三个官差,冷冷握着出鞘的朴刀,各自提着一盏油脂灯笼走来。

“怎的会有官差?这都夜了!”杀婆子跳着脚,再细想一番,立即就明白了,怪不得徐牧一直巍然不动,原来早就通告了官差。

该死的。

几十余人,若是全力冲出去,铁定是没问题的。

但她不敢,左右还要在望州城里讨生活,真惹了官儿,这日子就到头了。

“城南马拐子,还有杀婆,这挺齐全呐。”为首的官差,赫然是那位络腮胡的田松,脸色也有点茫然。

事先他也不知道会有人聚众闹事,只是应了徐牧的宴请,来富贵酒楼吃酒罢了。

乓!

路过马拐子之时,似是为了杀威,田松转过刀背,冷不丁抽了下去,打得马拐子额头渗血,动都不敢动。

惊得旁边的杀婆子,匆匆忙忙掏出一袋碎银,塞到田松手里。

“徐坊主,他们诓你银子没?”田松回头,语气微微不悦,对于徐牧扯虎皮的事情,他终究是有些不开心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