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樱涵柳粟茵)两世双生花精彩小说_《两世双生花》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两世双生花》,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柳樱涵柳粟茵,由作者“甄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她一身红色锦缎华服,领口镶着丝丝金边,拖地的裙摆处绣着一朵盛开的富贵牡丹花,足踏金云履,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斜插一金色百步摇,妖媚的容貌,浑身上下透露着妖媚华贵之气她的面前,是一盆非常美丽妖艳的花儿花瓣片片殷红如流出的血一般刺眼,正是她最爱的那种花——罂粟她的名字就如同这妖艳的罂粟花一般,柳粟茵柳粟茵转过身来,看着对面的女子,她柳眉一挑,得意地笑了看着她,她觉得自己仿佛在照镜子,……

小说:两世双生花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甄惜

角色:柳樱涵柳粟茵

强推热门小说推荐小说《两世双生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甄惜”。书中精彩内容是:屋里瞬间一片寂静,站在屋外的身影在夜色下,似乎时间也在这一刻凝固,一切都显得那般异常,站在雪中的她的身上所发出的气息无比的诡异,那双明眸中闪烁的也竟然是冷漠。犹豫了许久,那个身影缓步来到门前,在白茫茫的雪中的身影静静地从黑暗中走过来。看似是一个女孩,一身白色裘皮坎肩,白色的锦衣在黑暗中那般显眼,只是…

两世双生花

第5章 事情败露 在线试读

转眼已是一年,初冬的寒风凛冽地刮着,家家户户早已都紧闭了门窗,躲在小火炉边取暖,外面也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门外早已飘起了洁白的雪花,所有的村民冬天都是在弥漫的暴雪中度过的。

半夜时分,天色开始转变,那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铺天盖地,那样晶莹剔透,那样纯洁。

茫茫大雪中,一个人站在雪里,任由雪花飘落到自己身上,任寒风吹起她长而顺的青丝长发,但是她只是站着,静静地站在那里。

屋里瞬间一片寂静,站在屋外的身影在夜色下,似乎时间也在这一刻凝固,一切都显得那般异常,站在雪中的她的身上所发出的气息无比的诡异,那双明眸中闪烁的也竟然是冷漠。

犹豫了许久,那个身影缓步来到门前,在白茫茫的雪中的身影静静地从黑暗中走过来。看似是一个女孩,一身白色裘皮坎肩,白色的锦衣在黑暗中那般显眼,只是身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神色,只有乌黑的长发无声无息地随风飘摇。

柳家的大门似乎为她自动打开,她走进屋内,屋里的门也随之关上。只是似乎家里的人睡得很熟,没有人注意到她来过。

慢慢地,她来到在床边坐了下来,隐约还能听到男人打呼的声音,旁边,是一位妇人,自从女儿突然离世,她整夜都睡不好,总是做梦。

女孩伸出手,开始按摩着妇人头上的穴位,慢慢地,她脸色不再那么难看,似乎轻松了很多,也没那么痛苦了。

“爹,娘,女儿不孝,不能在你们身边伺候,但是女儿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在梦中,她仿佛梦到自己死去的女儿回来看她,不知道为什么早上一醒来就特别精神,身体也变轻松了不少,她的身体似乎好久都没这么放松了,走起路来也没那么沉重了。

她总是说樱儿托梦给她,要她好好活下去,她在天之灵会保佑家里的人。

柳粟茵依然经常和那名叫小石的男孩在山上的那个茅屋私会,就跟之前和阿牛一样,即使是天寒地冻的,也要和这个人多相处,小孩子也不成熟有些事情也不懂,但是他们似乎早就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小石哥,这么冷的天你还来看我,但是我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路上还要遇见那么多坟墓就是为了见到你,你今天要送我什么。”柳粟茵眨着自己的大眼睛,怎么看怎么漂亮,光是这双如星辰一般的眼眸,就已经让这个男孩为之倾倒了。

男孩还是低下头去,“知道你冷,我给你带了这个,我一直放在怀里就怕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说着,小石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热呼呼的肉包子还有烧饼呢,你先吃,吃完了就给你最喜欢的东西。”

看到还在冒着热气的包子,柳粟茵开心死了,这么冷真该吃点热乎的东西暖暖了,“哇!真的还热呼呼的,那我吃了。”柳粟茵接过热呼呼的包子就大口吃了起来,在这么冷的天吃到这么好吃热腾腾的包子烧饼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当然她不会注意到看着她吃的小石只能眼巴巴看着,咽下口水,他多么希望也能咬一口,和她一起分享,但是她,从来就不曾看过他。不管是吃还是自己送她首饰,虽然能看到她笑,但是她的眼睛只会盯着那些东西的时候从不会多看他一眼。

无奈,小石把头转到了一边,不再看下去。

“什么人。”小石突然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怎么了?”柳粟茵跟着跑了出去。

茫茫雪地中,什么人也看不到,就连地上的脚印也只是他们两个的,根本没有第三个人。

“我明明看到一个人偷看我们的,怎么会不见了。”

柳粟茵一脸不高兴,转身进了屋。关键时刻打搅她的心情,真是的。怎么也跟那个阿牛一样,疑神疑鬼的,难不成柳樱涵的鬼魂专门找她看上的男孩子下手不敢找她吗?一想到这里柳粟茵心里就得意,这个没用的妹妹活着都不敢和她斗,死了就算变成鬼也没什么可怕的,还不是害怕她吗?而且她还一直坚信,就算这个妹妹活着,她迟早也会变得跟自己一样靠脸生活的女人,不管怎么装清高以后也会跟自己一样放荡的。

其实自从柳樱涵“死后”,柳粟茵也总感觉到也有一双幽怨的眼神盯着她,不管是吃饭还是做事,跟小伙伴一起玩耍还是和小石幽会,还有自己藏着很多私房钱和金银首饰都有这双眼睛。

爹娘都去田里干活了,柳粟茵刚刚藏好自己的钱财对着屋子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回来了,但是我要告诉你就算你死了变成鬼了我也不怕你,你就看着吧!看我如何变成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大贵人,在这种穷村里,只有我,才是凤凰,你休想跟我抢,哼哼,哈哈哈……”

柳粟茵仰天大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倒像是一个被魔鬼附体的怨妇,为了自己的目的踩着无数他人的尸体往上爬的恶魔。

寒冬转眼过去,村中的樱花已经慢慢绽放,预示着春天的到来。

经过樱花林,柳粟茵折下一棵花枝,脑子里浮现出了柳樱涵的那张脸,虽然那张脸她觉得只属于自己。

明明已经死了两年了,但是柳粟茵仍然感觉到这个妹妹的身影总是跟着自己,怎么也摆脱不掉。

“哼,死了也要我不得安宁。”柳粟茵将未开花的花枝扔在地上,猛踩了几脚。

因为思念女儿,柳樱涵的母亲来到了女儿的坟前说一些话,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中年丧女,女儿在世的时候她总觉得樱儿不如粟粟开朗,自己会偏袒粟粟多一些,因为这个女儿只会默默做事不怎么说话,和大家也玩不到一块,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现在她后悔为什么不多关心关心这个小女儿,现在都没有机会了。

在山上的无人的小茅屋里,柳粟茵跟这个男孩子竟然搂抱在地上,旁边是一堆稻草,她压在他身上,在他耳边低语。“小石哥,娘说我成人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只会对我一个人好对不对。”

小石鬼使神差般的点头,看着她,他咽下口水,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这个女孩迷成这样,他自己也不过就是十四五岁的年龄而已,但是跟她在一起久了,自己的思想心理也早就成熟了。

就在他们两个在草堆里翻滚的时候,门外一个人清清楚楚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这个人正是柳粟茵的娘,她拜祭完柳樱涵之后想山上摘点野果什么的,竟然无意间发现了自己的女儿做那种事情。

妇人无精打采地走在山路上,脑子一片空白。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做这种事情,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一个绝美佳人,为了寻求真爱离开了“家”,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和这个男人过着清贫却又自在的日子,生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女儿一个死了,一个却又做了这种事情,如果被村民知道,那会怎么样呢。

虽然她不再年轻,一身粗布麻衣遮掩住了她过去的高贵身份,脸上还有一块明显的疤痕,但是眉目间依然还能显出那一丝丝的贵气,之所以两个女儿如此貌美,因为她也曾经是一名艳丽女子。

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河边,她坐了下来,看着河水中的自己,这么多年了,脸上的疤痕虽然褪去了不少,但也永远留在自己的脸上。

难道自己的女儿也会走她的那条路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拼了命也要过回平常女子的生活,绝不能让柳粟茵将来也走上这条路。

“啦啦啦……”柳粟茵唱着歌哼着调来到了小溪边,然后对着溪水把头上的金钗耳环手镯什么的给摘了下来,因为她可不能被父母发现自己拥有这些名贵的东西。

收拾好了之后,柳粟茵起身打算回去,却没有反应过来的是一巴掌狠狠朝她打了过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1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