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愿谭(张雅梅赵方)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祭愿谭)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祭愿谭》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聊生”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张雅梅赵方,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天晴朗,看花儿朵朵绽放,闻花香,我想起年幼时光……我今天陪爸爸带着全家去玩耍,池塘边荷叶下住着一只小青蛙,我快要长大了,不要叫我小朋友,车窗外雨好大,青蛙一个人在家……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大中午的,刚吃过饭,陈青柏在女生宿舍区后面的露天舞台上挥汗如雨听着整个校……

小说:祭愿谭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聊生

角色:张雅梅赵方

经典小说《祭愿谭》是网络作者“聊生”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男孩满面红光,一脸兴奋。因为拿错尺码去更换校服,他们耽搁了时间,就快在开学典礼上迟到了。女孩气喘吁吁,她早就跑不动了,逆着人群更举步维艰,只靠男孩拉着往前挤,她断断续续地说:“还是,跟着……大部队找吧……我们……”“安啦,我踏过好几次点,绝对没问题。”男孩停下来让她喘了几口气,继续说,“我们新生参…

祭愿谭

第1章 名单 在线试读

两个抱着新校服的家伙逆行着穿梭在带着紧张氛围的人群里,每个被他们碰到的人都会皱着眉毛啧一声。然并卵,这两个家伙一副天塌了也是高个子先压扁的嘴脸,根本不理会这些,一路风风火火,谁都不看。

那是一个个子不太高的男孩,拉着一个更矮小的姑娘。

“我跟你说,据说这栋楼在网上能排进全国十大怪楼之一呢,从这楼刚建好到现在,好多人还经常走错教室。”男孩满面红光,一脸兴奋。

因为拿错尺码去更换校服,他们耽搁了时间,就快在开学典礼上迟到了。

女孩气喘吁吁,她早就跑不动了,逆着人群更举步维艰,只靠男孩拉着往前挤,她断断续续地说:“还是,跟着……大部队找吧……我们……”

“安啦,我踏过好几次点,绝对没问题。”男孩停下来让她喘了几口气,继续说,“我们新生参加开学典礼,要是被那个老师发现迟到,还不得念叨死。”

“嗯……”

“你别担心,跟我走,绝对能在他们发现之前入场。”

“嗯……”

两三年前,一中的教学主楼翻新了。原先这里坐落的是全市中最丑最土的一栋教学楼,它突兀地在市中心丑陋了那么多年,突然被推平,扩大原先的地基,并且挖得更深,接着一座全市最高端的教学楼横空降临,一中从最土的学校成了唯一拥有大轿厢电梯的高层教学楼的学校。那新楼横空出世的时候,亮瞎所有人狗眼。所以这大概都不能定义为翻新了,只是大家都习惯这么说。

男孩拉着女孩挤出人群,他知道地下室有条路可以直通礼堂的化妆室,虽然这个线路剑走偏锋,却比走礼堂正门的路程短很多,更何况只要挤出大厅就不会有人跟他们抢道。

他边跑一边在脑袋里构建这栋楼的框架。

回形结构,有12层高,一栋综合性大楼。有教室、教师办公室和休息室,还有各种学生活动室、理科实验室、音体美室和电脑房,顶上两层有会议室,校领导和行政财务都在那里。

他带着女孩刚跑到楼梯口,从楼上迎面下来一个人。

是位头发半白的老者,戴了副复古的圆框眼镜,一身灰色中山装,胸口的兜里永远放着一块标志性的老怀表,链子垂一半出来,一副电视里旧时代的老学者做派。

女孩还没反应过来,男孩突然停下来,握紧她的手,小声说:“是校长诶!”

由于惯性,女孩向前倒了两步,撞在男孩背上,两个人在光亮的大理石地砖上滑出去几米远,差点儿撞到楼梯扶手上,摔得不轻。男孩口袋里新发的校卡还滑出来,正好停在校长脚边。

原本根本没打算追究这两个冒失学生的校长这才细细地看了看男孩,捡起他的校卡递过去,平淡地说了句:“在楼梯上小心点,别打闹,很危险。”

“谢谢校长!”男孩激动地接过校卡,他在这所学校最崇拜就是校长。

校长是当地的大教育家,受到各界崇敬。

很多孩子从刚上小学起就以考到一中为目标,除了升学率这个硬指标,也为了体验这位校长的教育理念。条件好一些的家庭想尽办法挤进一中学区,就想让孩子顺利在这里入学,也是因为如此,一中学区房全市价位最高,连出租屋都比此圈以外超出一倍。还有些家长抢着掏赞助费,把子女往一中里头塞。

虽然大家都朝着一中纷至沓来,奇怪的是这所学校的招生总有点儿奇葩,每年都会出现一些不明原因的钦点“内定”名额,被称为校长名单。但每年的招生都是固定名额,还有一部分被录取的来自校长名单,而且各年名单上的人数浮动极大。有时数量很多,有时只有几个人,于是在名单人数爆表的年份,有些即使在一中学区的人都被拒之门外了,家长们郁闷地拿着一张校长亲笔的推荐书,怏怏到其他学校报名。

这所学校号称“考场”,每年从几个最强班创造出来的成绩能甩其他学校十条街,放榜的时候永远红红火火在报纸头条上,稳居宝座。

踏进这学校,考到双一流的可能性比别的中学高太多。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也是所有人乐此不疲想挤进来的原因。

男孩是这一年校长名单上的学生,还有他旁边的女孩也是。

当时他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一声差点把他奶奶心脏病吓出来。

他的成绩从来不见好,居然是名单上的特招生,刺瞎了所有老同学的眼。看他大摇大摆地嘚瑟可以去一中混了,还伤透了一众老同学的心:就他也配?

现在刚进初中,特招生还会在三年后直升本校高中部,中考成绩都不用做参考。这学校就是这么奇怪,这事儿这么不合理,大家却没有提出异议。还更奇怪在这种不合理的情况下,每年依然能拼出来几个超级飞升班,在高考上稳稳夺冠,让其他学校望尘莫及。

当然,这其中的秘密他是知道的,每个特招生都知道。

他兴奋地捏着自己的校卡,这是被校长亲自摸过的一张卡哎,真是太荣幸了!他得回去好好炫耀一番,继续让别人来嫉妒他这段时间从天而降的大运。

这也算是陈青柏同学刚入学的一件大事。

“快走啦。”女孩轻轻拍他。

他这才反应过来,校长早就走的没影儿了。

校长没有看陈青柏旁边的女孩一眼,从头到尾。

陈青柏带着女孩打开小化妆室的门,从后台猫到礼堂里,已经有大半的学生都就坐了,也包括他所在的班级。

明明抄了小道他们还是来晚了,班级的席位里没有安排他们的座位。

他们走捷径,还是挨骂,而且因为没座位,班主任就随手一指,让他们坐在旁边的楼梯上。

“这人有病吧,没位置了干脆别进来,都不嫌丢人。”旁边座位上的男生低声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的几个男生都嘻嘻笑起来,一脸挑衅地看着他们。

“你说什么?”陈青柏听到这么一句,火气一下上来了,这些人算什么东西,一开始就找事,居然嘲笑他迟到。

“说你有病。”男生扬起脸,用鼻孔对着他,语气也不友善。

“你是个什么东西?”陈青柏抬手扯住了男生的前襟,他坐在台阶上,比有座位的人低了一大截,如果他也有个座位,就方便直接给这男生脸上来一拳。

男生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摁回去,从鼻子里嗤笑一声,不再理他。周围几个起哄的男生还是带着满脸嘲讽。

陈青柏差点跳起来,搞清楚,在我们福利院巷子里,我可是响当当的大哥,我一声令下谁敢不服,我看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敢这么跟小爷说话呢?

女孩拉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对他摇摇头,班主任也愤怒地盯着骚动之源,他才就此作罢。

会议结束,陈青柏跟男生一前一后走出礼堂,从主楼的楼梯下来,两个人立马在操场边上切换到剑拔弩张的状态。

女孩死死抓着陈青柏的胳膊,紧张地看着随时都会动手的两个人。她知道陈青柏年少气盛,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他,其他的事也就罢了,这种事上他特较真。

“秦罗敷你走一边去,你先回教室。”陈青柏把校服扔给她,把她推到一边。

秦罗敷小眉毛拧着,她知道陈青柏很生气。如果他直接喊了她的全名,就代表他非常不高兴。

穿着浅配色初中校服的学生一批一批从主楼里出来,跟深配色校服高中生区分开,大家路过他们都会看两眼。

“我说尤彻,不如教训教训这小子吧,跨学区过来的就应该知道这儿到底是谁的地盘。”之前的男生继续起哄,还是满脸顽劣地笑着。

“你叫尤彻?”陈青柏发现对面的人好像比自己高不少,仰起脸说,“我记住你了。”

“能动手就不要给我讲废话。”

尤彻这句尾音还没收,已经两步上前上手了,两个人扭成一团。

驻足的人越来越多。

初中部的教学区不在主楼上,只有需要用到特别场地的课和活动在主楼里进行,其余时间初中生不往这边来。这次是全校规模,很多人都好奇地看着两个小新生气势汹汹的模样。

围观的同学还赌谁能打赢。

他们还没来得及把对方的牙打掉,只是刚粘在一起,人群中就走出一个人,明明活生生矮了一个头还像抓猫儿似的揪住尤彻的后领,另一手抵着陈青柏的肩,把两个人分开了。

“尤彻。”这人严肃地开口,“你几岁了,怎么还是动不动就要打架,能不能稍微有点样子?再到处惹事,我会跟林哥说的。”

“别啊!”尤彻一听这话就萎了,杀了所有气势,勾着头伏法认罪,“你够了,你再跟我哥告状,他不弄死我就跟你姓。”

来者收回抵着陈青柏的手,另一只手还扯着尤彻的后领没放开,看了陈青柏一眼,说:“以后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吧。”

陈青柏对他晃晃手,突然就没兴致了。

“啧啧,我看这世界上只有林哥和夏微予能搞定尤彻,没看头,走了走了。”为首起哄的男生挥挥手,把他们遣散了。

陈青柏从秦罗敷怀里拿回了自己的东西,看那个叫夏微予的人虽然比尤彻抵了半个头,却几乎是提着尤彻把人带走了,叹了口气:“妍妍,开学第一天,我就犯规啦。”

他跟这姑娘约好的,到这边上学收起原先在福利院巷子里厮混的那一套,答应了在这边要老老实实不做大哥很多年。

“还好啦,是尤彻同学先惹你的嘛,不过你也不应该那么暴躁。”

妍妍是秦罗敷的小名。

女孩其实有点无语,先不论今天是谁先招惹谁,陈青柏的性格就容易吸引别人来招惹他。他说话很少经过大脑,头脑实在比较简单,成天啊啊啊哇哇哇呀呀呀地又喊又叫,还喜欢伸张正义,他以为的正义别人可不一定能接受。

“那些人你就别再招惹了,尤彻同学长得那么高,你打他才不占便宜,他还有那么多兄弟。还有后来的那个同学,好像是咱们班入学成绩前几名。大家看起来都挺有本事的,咱们对这儿不熟,以后小心点儿。”秦罗敷说。

“嘿,你跟谁站一边的,干吗灭自己威风长别人志气?”陈青柏有点儿郁闷,但他不对这姑娘生气。

“回去啦,老师说一会儿还要重排座位呢。”

秦罗敷的手一抓他的指尖,他就乖乖跟着走了。

结果回到教室陈青柏和尤彻的脸都绿了,完全不知道班主任是什么心态,居然安排他俩做同桌。秦罗敷默默接过放在陈青柏那里的东西,去自己的新座位了,一时无言相对。

结果无论别人位置怎么调整,他们这样一坐就坐了整整三年。

明明陈青柏和尤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用拳头互相认识的,往后他们还会打很长时间的交道,以这种认识方式为前提,他俩几乎一直互相看不对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3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