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雅梅赵方《祭愿谭》完结版阅读_祭愿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祭愿谭》,讲述主角张雅梅赵方的甜蜜故事,作者“聊生”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阿姨觉得自己真是要疯掉了,纠结着先为这一大院子人准备早餐,还是出去找找陈青柏的下落“这样,苗苗,你去把大家叫起来,一起出去看看青柏跑到谁家……”“阿姨,他没有出去过”秦罗敷穿着睡裙从楼梯上走下来,打断了阿姨的安排阿姨跟着她跑上楼,看陈青柏张着大嘴流着口水,在她床上睡的天昏地暗阿姨暗自捂脸,一把掀掉被子,大喝一声:“陈青柏,你怎么回事!”“哎呀你们两个羞不羞啊,都是10岁的孩子了,……

小说:祭愿谭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聊生

角色:张雅梅赵方

小说推荐小说《祭愿谭》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聊生”。精彩内容:“还看什么看啊,肯定不能看了。”陈青柏大口扒着饭,含糊不清地说,他的面前也摆着一份大肥肉,自从推出了这道菜,他也成了每餐必点的铁粉。“你也悠着点吧……”霍添完全不忍直视,那道菜他看着也有点够了,陈青柏还天天坐在他对面吃,根本没有丝毫人性。“奶奶说我该多长二两肉呢…

祭愿谭

第11章 彼端的世界 在线试读

这顿饭过后,学校的日常餐里多出了一道叫做土匪肉的菜,风靡上下三层食堂,而且几乎是全肥版本的,一时间成了最热门的菜。很多人目睹罗林吃的那么享受,成了最大的宣传,不少姑娘冒着减肥的罪恶感慕名前来,像吃炫迈一样停不下来,老杜亲传的醇厚口感让人欲罢不能。

闫嘉卉经常一顿饭打两份大肥肉,满面红光地端着盘子穿过人群,会随意坐在任何地方欢乐地大口咀嚼。

“真想马上就看闫前辈毕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霍添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默默看着,土匪肉他是有点忍不下,霍大公子口味素来清淡,那道加强肥肉版的热门菜实在不是他的菜。

“还看什么看啊,肯定不能看了。”陈青柏大口扒着饭,含糊不清地说,他的面前也摆着一份大肥肉,自从推出了这道菜,他也成了每餐必点的铁粉。

“你也悠着点吧……”霍添完全不忍直视,那道菜他看着也有点够了,陈青柏还天天坐在他对面吃,根本没有丝毫人性。

“奶奶说我该多长二两肉呢。”陈青柏还是头也不抬,满嘴含含糊糊。

霍添又默默朝闫嘉卉那边看了一眼,脑子里涌现的油腻画面让他瞬间没了食欲。

再说我们专程过来安(tōu)排(lǎn)工(dù)作(jià)的罗先生,吃饱饭就开始到处乱窜,还抓着尤彻跟夏微予,跟他们讲述当年自己在这个校园里的光辉业绩。

虽然觉得这个人似乎不怎么靠谱的样子,碍于身份,魏秋雁也跟着去了。王志凌对罗林有点好奇,虽然一顿饭就觉得累,还是跟上了。当然更少不了戚伟超,他要出现在一切有魏秋雁的地方,何况他更想让罗林看到自己。再往后还有一大群人尾随,瞧着都跟他想法差不多。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罗林拽着两个小朋友走在最前面,眉飞色舞的不停地说着他过去的故事。身后是以魏秋雁为首的大批追星儿童,大家都听着那男人聒噪的声音,以戚伟超为首的部分人员不停鼓掌,以表示敬仰之情。

不过即使戚伟超那么卖力,罗林也几乎没看过他一眼,除了尤彻,他也就偶尔跟魏秋雁和王志凌说两句。至于那个一开始就不明真相的家伙,想讨好自己的表情未免太强烈,于是罗林对戚伟超的映像并不怎么好。

等大家陪罗林玩够了,天都快黑了。之前并没有计划晚餐,大家都以为晚上罗林要回去,结果他又兴冲冲跟小朋友们在食堂二楼的自选区共进晚餐。他从包里翻找半天才拿出卡包,从里面抽了一张卡出来,跟尤彻他们手中的饭卡一模一样。

饭卡是一卡通的,除了吃饭,宿舍的晚考勤、图书馆和体育馆都用得到,而且在不同的班权限也有些不同。等学生毕业之后,不像市里的那个校区,饭卡并不回收,留给毕业生留念,而且依然可以继续使用。毕业之后的校友如果愿意,可以申请故地重游,学生会大楼里有不少可以安排他们留宿的地方,拿着老饭卡依然可以像做学生的当年一样免费吃饭。还有些人可以申请在东篱校区做疗养,校医院底下两层是普通科室,上头两层是特殊科室,某个群体的一些特殊问题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才有的解决。

不过严重到需要长期理疗的并不多,申请故地重游获批的也很少,重返的校友都得有点身份,比如罗林这样的,他自己就可以批准自己随时回来玩耍。

罗林坐在二楼唯一的圆桌上,身边簇拥着一群人,继续边看他嘴角流着油汁,边听他讲过去的故事。

“阿彻,把我的卡留给你吧,你看你不好好学习,伙食上都得不到优待。”

罗林把卡塞进尤彻的口袋,尤彻又马上掏出来扔给他:“刷出来的也是你信息,跟诈尸似的,我不要。”

“这是什么形容啊,这孩子越来越不可爱了。”罗林想拍尤彻的脑袋,尤彻赶紧端着盘子撤离到其他桌子上去了。

罗林无奈地笑笑,摇摇头。

他拿着自己7年前的饭卡,对这个学校有怀念,也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恐惧。

东篱校区有时候是天堂,以升学前记录下来的评分为主,把每届学生分成三等,安排进不一样的班里。不一样的班也享受着不同的待遇,就拿这个食堂来说,1楼普通区,菜品不见很精致,虽然并不难吃,也只是喂饱人的程度而已;2楼自选区,跟自助餐厅一样,供应主食、凉菜、热菜,还有甜点和水果,品种多,菜品也远超1楼;3楼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点菜区,都是精品小炒,还有预约区和特席区,供应水平已经可以赶上大酒店。三个不同等次的班级,在食堂各层的刷卡次数都有不同规定。

罗林很早就觉得,这个校区搞成这个样子,会不会不太好,简直就是少数人玩特权嘛。

他所在的上下几届,是建校历史上招收人数最多的几年。

他刚入学那年人数达到了历史新高,后来也没任何一次能够超越。连宿舍都不够用了,光是高年级的人就塞得满满当当,而且还迫不得已男女混宿。新生只有住进广阔的学生会大楼地下室,男女之间只有用力推就能倒的板材隔开。

因为学生住的地方不统一,那时的考勤系统在混年级混性别的凌乱条件下,也很难执行了。最后没有办法,查考勤成了人力亲为的工作。

结果取消饭卡考勤功能的时候没设置好数据,不小心把所有限制都弄乱了,从此拿着饭卡到哪儿都一路通,ABC班已经形同虚设,大家只比着谁速度更快,想各种办法为自己博得最好的条件。

那时的罗林刚入学不久,就得到了打算一门心思考大学的主席助理举荐,以新生的身份成了学生会里最年轻的管理层人员。从那时起他授予了自己使用学生会大楼4层客房的权限,一个人住在超过150平的套房里,有会客厅,卧室里床宽超过2米,带独立卫浴,有沙发电视,还有一台电脑,连接互联网。

理论上应该是非常混乱的几届,意外的是从所占总人数的比例来看,出现的优秀校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几年的东篱校区热闹非凡,简直就生活在一片快活林里,没有任何限制,甚至也没有等级观念。罗林在入学第二年成为主席,还嘻嘻哈哈地开毕业生玩笑,同时不忘调戏刚来的新生,在他的带领下,整个校园没大没小。

对于他来说,那时的东篱校区就是天堂,如果可以不毕业,他要在这里快活一辈子。

只有那么一次,让他体会到了这个校区的不近人情。他创造了好多个“第一”,终于在那一次“第一”之后,他静默了,一直静默到毕业。

那件事是他的噩梦,并且觉得有可能是伴随终生的噩梦。

他有时会在梦中极具真实感地重临那个场景,也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回想起那个场景,没有一次不让他浑身战栗。

对于那件事,他所能做的只有不想,强制自己不要继续回想下去。

想到这里,他开始沉默不语。刚受到他感染活跃起来的小朋友们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全部自动退到半径两米之外,跟他同桌的人也食不言寝不语,整个2楼瞬间安静,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牙齿摩擦食物的声音。

罗林在一瞬间觉得累了。

疯闹了一天,也该累了。

饭后尤彻陪他去原来生活了近3年的客房入住,罗林没有继续大谈他的过去,而且走得也很慢,他不说话,尤彻也不说话。

罗林有点儿恍惚,晕沉沉地看着头上的群星。市里几乎已经看不到星星了,偶尔只能看到孤零零的北极星,只有这里还跟几年前一样,抬头一片片星芒。看着那片星空就不禁会想起小时候听老人讲星星月亮的故事,他麻木的身心突然有了点知觉,本来打算第二天就回去,为了星河,他得多住两天。

教务处。

校长脸色非常难看,处长脸色非常难看,还有几个老师的脸色也非常难看。

女生站在门口,背着书包,刘海很长,低着头遮住了脸,看不到表情。

原本还是一个跟往日一样的高中校园日常,因为有人在女卫生间里捡到一部手机而翻天覆地。

一直是广大同学眼中的模范学霸女神,居然是个跟很多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问题女孩,而且背地里欺压同学,还胁迫别人拍了不少照片。

一时间沸沸扬扬,就在一个课间的十分钟里,竟然传得人尽皆知。

“怎么可能啊!弄错了吧,张雅楠一直很单纯很乖好么!”

不少男生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幻灭了。

张雅楠怎么可能是大家在网上疯传的那种人,一直都是白白净净纯良无害的一张脸啊,干任何事都温温秀秀的,心思单纯,听到带一点点颜色的段子都会瞬间脸红,马上回避,而且成绩那么好,简直胡说八道呢!

不过,三人成虎。

没过多久,所有人都开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她,以女生为首的阵营里,已经开始当着她的面说:“真会装,我就说嘛,她根本没表面上那么单纯。”

接着,一些自称受害者的女生站出来,指认张雅楠曾经欺负自己,有些被勒索,有些是撞见她的丑事被威胁。

很快这件事就闹大了,不止某手机里照片外传,教务处处长开了一早上的会,回到办公室照例打开邮箱一看,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一个从没见过的账号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附件里全是在校高中女生的照片,而且是不堪入目的级别。

处长叫来信息办公室的老师,竟没有查到那个邮箱的IP来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发的,不过照片并不像假的。

这件事引起了高度重视,处长立刻联系校长,结果校长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这些照片,早就在学生之间传疯了。

所有人眉头都拧了三重。

倒是照片上的学生被传唤之后,竟然毫不隐瞒一脸轻松地承认了。

问题很严重。

“抱歉,抱歉,我是张雅楠的家长。”

一穿着银行制服的年轻女子风风火火跑到教务处门口,脸色通红。校长看着她快速走进门,没瞧一眼站在门口的孩子,直奔他们面前,一瞬间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在这女子脸上似乎看到了……一丝兴奋?

“您好,麻烦您专程过来一趟,关于张亚楠同学,我们有很多问题需要跟您谈一谈。”处长朝她点点头,“您是张雅楠的家长么?”

“我是她姐姐。”

校长看女子胸前的铭牌还没来得及取下,上面印着她的姓名:张雅梅。

“张雅楠的问题很严重,我们希望监护人亲自过来面谈,这孩子的事你们家里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校长说。

“一直是我在管她。”张雅梅陪着笑,“平时忙,也没多关心一下她在学校的事,谁知道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唉,这事说来也怪我,雅楠的手机坏了,我拿去帮她修,谁知道坐车的时候竟弄丢了……唉,全怪我。给学校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实在太抱歉了,对不起,对不起。”

校长先说了几句,处长长篇大论讲了一个小时,旁边的几个老师也各谈几句,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最后的处理是张雅楠先回家休学半年,下学期留到下一级,回学校后还有一年的留校察看,如果再发现她出任何差池,校方不保证是否还会不会继续保留她的学籍。

张雅梅一脸感恩戴德,不停地感谢学校还给妹妹一个继续上学的机会,并且一定回去好好教育,让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每个人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后,张雅梅就把张雅楠领走了。

虽然传出去并不好听,不过看这样子张雅楠以后再不会有好日过了。

她也知道,虽然校方把话说得很重,但绝对不会劝退自己的妹妹。

那孩子虽然品性确实问题大大的,但出人意料的是成绩相当好,一直排年级前五名,作为一个女生,理科成绩居然次次夺魁。放在哪里她的成绩都拿得出手,就算是问题学生,也不可能放任她去提高其他学校的平均分。

张家不是没接到过别的学校挖墙脚的电话,其中还有考霸学校一中,校长亲自发出的邀请,父母都跟未来的老师们见过面了,各项事宜都谈妥了,张雅楠却死死赖在三中,说什么都不走。这大概是她唯一一次把父母气得捶胸顿足。

张雅梅又想,父母要是知道这丫头平日里搞出的这档子好事,还会被她的伪装给欺骗么,还会说自己在败坏她的名誉,还觉得她是个好孩子,争气的不得了?

怎么可能!

年纪轻轻的小女孩,传出这种闲言碎语,要多难听又多难听,说不定老两口那边也得到风声了。

看这丫头再得瑟!

在4号小区跟老者允诺的事,老人似乎真的帮她办到了。

那么,代价呢?

她有点犹豫地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对方接通了,还跟她聊了几句。

她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也不知道那个传说到底有没有真实性,总之,她妹妹是受了些教训,而对方要她拿来交换的,似乎仍然完好如常。

传说大概就是传说吧,怎么会是真的呢。

就算传说是真的,男朋友也不是不能再找。虽然这一个样貌品性都不错,不过也只是个出租车小司机而已,近几年效益不好,她的收入超他两倍,以她现在的条件,又不是没同事追。

可以考虑换一个条件好一些的,至少经济能力也要相当吧。

当初全家人就张雅楠一个人投了反对票,说这个姐夫她不欢迎,因为太穷酸。当时张雅梅还在想,不就是让姐夫给自己买手机,姐夫说了一堆理由没能实现么,当时她还骂张雅楠小小年纪就那么拜金。

不过后来她觉得,那丫头偶尔也说两句实话,一百句气的人牙痒痒,也总有那么一句是对的。

说到张雅楠这死丫头一天就知道搞些没羞没臊的事,就算自己不想着让她吃点苦头,总有一天也会受教训的。

反正这样的臭丫头,就算不是这次也要翻车,迟早都要让她得意不起来,遇到什么都算她活该,哼。

“姐姐,你很高兴。”张雅楠突然说了一句。

“我怎么会高兴,你惹出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高兴!”

张雅梅心中一惊,难道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张雅楠这个人精看出什么来了?不可能吧,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自己做过什么!

甩甩额发,她扳着脸教育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我怎么说话了?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看我比你漂亮,看我成绩比你好,看家里对我更好,看我比你先找到男朋友。”张雅楠回头乜了她一眼,“你看不惯我的地方多了,你知道你为什么看不惯我么,因为你不如我。姐姐,你一直都想阻止我,你却从来不想着超过我,现在你阻挡了我,可你还是不会向前走任何一步。”

“张雅楠,我是你姐姐,我用不着你来评头论足,你可得想清楚,现在是谁在供你呢?”张雅梅脸都扭曲了,妹妹的每句话似乎都稳稳中的,那就是她啊,一个卑微的她,一个了无生趣的她,一个想改变也改变不了的她。

“是姐姐又怎么着,有问题还不让人说了是吧。”

“你怎么这么无礼!”

“我无礼?”张雅楠酸溜溜地笑了一声,“谁这么倒霉生到这样一个家里,父母愚昧固执,还有个自以为正派的长姊,你们给过我什么啊?个个穷酸刁钻,有的只是某些人无聊的虚荣,还有某些人可笑的嫉妒,不过如此。”

“你你你!”张雅梅一把拽住张雅楠的书包带,粗暴地打断了她,“家里把最好的全给你了,家里条件不就这样,狗还不嫌家穷呢,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张雅楠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使劲扭了下肩膀,甩开她姐姐的手,自己快速朝前走,一路上再也不说一句话。

“你觉得我欠了你是么?”走到单元楼底下,张雅楠回头说了一句,“花你多少钱我早就在记帐了,以后我一分不少还给你。”

这丫头!这丫头!这么大语气!也不怕咬断自己舌头!

张雅梅再也没有了任何快感,倒不如说这件事发生跟不发生没什么两样,那丫头就是那个鬼样子,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天生一副贱媚样,岂是受了这点小教训就会老实了!

自己居然还去相信什么传说,真是脑子给门夹了!

在她恼羞成怒的时候,当然根本不会知道,很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杀得她措手不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3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pm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