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谢灵羽宫锦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最新章节列表

无删减版本的小说推荐《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谢灵羽,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谢灵羽宫锦行。简要概述:第20章再加上宛欣的病,宫里所有御医全都束手无策,诊断不出病因,全部希望落在花写意的身上当即吩咐那小太监“派人再探虚实假如宫锦行真的死了,明日你再跑一趟摄政王府,拟哀家懿旨,哀家深表哀恸,着礼部操办摄政王丧葬事宜,停灵七日,入土为安还有,命御药房把金翅斑蝥烘干,研磨成粉备用将漠北进贡的三足蟾衣,带去摄政王府,命摄政王妃立即制出医治宛欣郡主的药丸”小太监有点诧异,似乎是没想到谢灵羽对于曾……

小说: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

作者:谢灵羽

角色:谢灵羽宫锦行

网络作者“谢灵羽”的经典佳作《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他的脉象很糟糕,肝、肾、脾、胃受寒毒所侵占,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他这西域魔莲之毒究竟中了多久了?”陆二一直在盯着她面上的细微表情,轻描淡写道:“一个多月。”“一个多月!”花写意忍不住惊呼出声:“中了此毒能挺得过七天都是奇迹…

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

《冲喜婚约: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精彩章节试读 免费在线阅读

花写意与陆二重新回到主院,天色已经昏黑,院子里的香烛火盆等全部撤了下去,挑起大红灯笼,一片喜庆。

宫锦行半靠床榻,身上盖着一床大红色龙凤呈祥挑金丝锦被,面色依旧惨白如纸,眼帘低垂,薄唇紧抿。

在橘黄的烛影映照之下,病态中带着慵懒,又是一副公子如玉,举世无双的人间绝色。

花写意没有废话,侧身坐在榻边,指尖搭上脉搏,不由面色一凝,有点沉重。。

他的脉象很糟糕,肝、肾、脾、胃受寒毒所侵占,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他这西域魔莲之毒究竟中了多久了?”

陆二一直在盯着她面上的细微表情,轻描淡写道:“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花写意忍不住惊呼出声:“中了此毒能挺得过七天都是奇迹。”

“我师父给他炼制了火云丹,控制寒毒。”

即便有火云丹护体,阴寒之气与至阳之火在体内冲撞,此消彼长,中毒之人也是生不如死,需要多大的毅力方才能支撑一月之久?

这个男人是个狠人。

她挽起袖子,封住宫锦行的承满与不容两穴,粗暴地扯开他的腰带,将锦袍衣襟敞开,袒露出小麦色泽的心口肌肤和强劲的腹肌。

不得不说,这病秧子身材不错,一块肥膘都没有。心口的位置,纹了一只凶狠的狼头刺青图腾,纤毫毕现,眼睛是碧蓝深邃的色泽,赋予了整个狼头灵魂,给这个病秧子倒是添了一点张狂的野性。

身后的陆二以拳抵唇,轻咳两声:“那个,我需要回避吗?”

花写意咂摸咂摸,觉得味儿不对,扭过脸来:“想什么呢?我把他衣服脱了好动手,将他因为寒气滞留无法运行的血脉疏通。”

陆二“嘿嘿”一笑,不怀好意:“我也觉得王妃娘娘不应当这样趁人之危,毕竟来日方长。”

花写意没搭理他,凑近端详刺青两眼,还好奇地伸手戳了戳:“谁说我不会?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昏迷中的宫锦行额头青筋跳了跳,腮帮子一紧,耳根处竟然染上一抹绯红。

陆二憋得有点辛苦,不敢笑出声。

花写意扭脸问陆二:“有刀片没有?锋利一点的。”

陆二从一旁药箱之中摸出一个捆着的牛皮包,打开之后递给花写意:“看哪个趁手?”

花写意定睛一瞧,竟是排列齐整的六把薄刃柳叶刀片,大小长短不一,刀片薄如纸张。

简直不要太趁手,趁手得想占为己有。

她随意取过一柄刀片,在手指尖上熟稔地上下翻飞两圈,然后一手搭在宫锦行脉搏,一手持刀,在他心口之上犹如笔走游龙一般,“唰唰”数下,只见白印,不见血迹,深浅恰到好处。

待放下薄刃,那些刀印之上方才缓缓渗出血珠来。

花写意起身从一旁桌上取过一套骨瓷茶杯,在火上烧灼之后,麻利地扣住刀口,立即牢牢地吸附其上。片刻时间拔下,茶杯中就有吸出的黑色淤血若干。

然后麻利地行刀,聚精会神,不再说话。

莫名的,总觉得好像有目光如影随形一般,紧盯着自己。似乎有沉沉乌云罩顶,带着无形的威压。

抬起脸来,宫锦行双眸紧闭,就连眉尖都没皱一下。

花写意摇摇头,努力摒弃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专心致志。

过了半炷香的功夫,花写意利落地收起刀子与茶杯,揉揉酸疼的手腕。

饱受寒毒数月折磨的宫锦行终于放松,呼吸匀称,苍白的面上多了一抹红晕。

花写意疲惫地伸了一个懒腰。

陆二瞅一眼宫锦行,有点难以置信:“割几刀就好了?不用服药?”

花写意揉揉脑门,低头久了,这里疼得更加厉害,分明是受过伤。

“他暂时没事。不过,嘶,我问你,我为什么会被人打晕了塞进棺材里?妈的,下手这么狠,真特么的疼。”

陆二摇头:“不知道,我在前院负责招呼宾客。得知你们两人出事,就慌忙打马出城请大夫去了。听说,是你殉情撞柱自杀,或者说畏罪自杀。”

花写意咧咧嘴:“殉情个屁,撞柱自杀的正确姿势是拿天灵盖撞柱子,不是搂着柱子磕脑门。我这铁定是遭了黑手了,要让我知道是哪个龟孙儿敲的我,我不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儿!”

床上的宫锦行与陆二全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寒颤。

陆二慌忙转移话题:“刚才有侍卫来报,说将军府来人了,候在前院,你见还是不见?”

花写意顿时精神一震,娘家人来了!来撑腰的了!

会不会是刚才的女子逃出王府,回去搬救兵去了。

花写意按捺住激动:“谁来了?”

“花将军与花夫人。”

想当然的,花写意对号入座,那肯定就是自家爹娘啊。

她想也不想,迫不及待:“见,当然见。”

一溜烟地不见了人影。

房间内,药老坐在床榻前,一手搭脉沉吟片刻,缓缓睁开眸子,轻叹一口气。

“奔如冰泉之水,虽仍有寒滞之相,但是却畅通无阻。看来,王妃娘娘的医术造诣果真不同凡响,这药方,也绝非是碰巧偶然所得。改日为师定要与她好好讨教切磋一番。

现如今王爷的身体要紧,你且在此守着王爷,为师立即回药庐想方设法集齐这药方上所有药材。这是这药引,要与何管事商议商议,只怕有麻烦。”

陆二应一声“遵命”,将药老送出屋门,方才返回。

宫锦行依旧双目紧闭,呼吸匀称,似乎在昏睡。

陆二毫不客气地坐在床榻一侧,一只脚翘起踩在锦墩之上。

“别装了,都走了。装得不辛苦么?”

宫锦行睫毛轻颤,睁开一双墨如深渊的眸子,淡淡地扫过陆二,又重新闭上了,没说话。

“想留下她不过是你堂堂摄政王一个命令的事情,至于费尽心思玩苦肉计么?”

“本王一向言而有信,刚刚答应放她自由,若是出尔反尔,不要面子么?”

“你倒是有面子,”陆二甩甩仍旧酸麻的手臂:“我为了替你将媳妇追回来,差点丢了半条命。”

宫锦行不满地轻哼一声:“今日本王让你跟随花轿前往将军府接亲,叮嘱你见机行事,让他花家的女儿上不了花轿,这桩婚事作罢。你倒好,自作主张将人给我接回来了,还直接塞进洞房,本王差点就死在她的手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1:33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am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