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于秋雨傅时)always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always》,讲述主角于秋雨傅时的甜蜜故事,作者“恒痕”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夜已然深,傅时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手里的照片,这是他上次偶遇于秋雨时偷偷拍下的照片上的于秋雨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碎花裙,安静的靠在文化长廊边,眼神里流露出无限哀伤那天晚上回到家后傅时便找人调查了于秋雨,所以他早就知道于秋雨的叫什么;也知道她幼年丧母,父亲常年在美国做生意;更知道她虽然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却唯独喜欢古琴……暑假期间,傅时其实经常去于秋雨家门口晃悠,可是却一次都没有遇到过于秋雨他……

小说:always

作者:恒痕

角色:于秋雨傅时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恒痕”的新作《always》,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的书。内容详情为:这样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易念以前看到过,账本上有许多这样的案例,但是今天不知道易父怎么了,也许是因为他第一次来别家要账,所以父亲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吧!他亲眼看着“父亲”开枪打死了那个刚刚说话的女人,紧接着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一拥而上制住了旁边像野兽般哀嚎的男人……那一刻,易念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always

第4章 一念秋雨 免费在线阅读

易念和易辉其实是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只是因为易念比易辉早出生了几分钟,所以父亲便一直拿他当接班人培养,从小到大都极其严厉。他五岁开始学管理,六岁在国际跆拳道比赛上获得第一名,七岁掌握英、汉、韩、泰四门语言,八岁开始跟着父亲去各家要账……父亲似乎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弟弟,就连他来这里读书都是因为易辉想要人陪,从小到大父亲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混账东西,你不配做我的接班人!”

易念其实早就习惯了,自记事以来他从来都没有叫过父亲一句“爸爸”,他觉得他们两个之间从来都不是父子关系,只是“易总与小易总”而已。

八岁生日那天他第一次跟着父亲去要账,听说这家人是在美国做生意的正经人家,要不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是绝对不会走高利贷这条路的。那天风和日丽,碧空万里,易念记得很清楚,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对年轻夫妇,那对夫妇对他们说自家公司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想要再续借一个月,到时候会连本带利一起归还。这样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易念以前看到过,账本上有许多这样的案例,但是今天不知道易父怎么了,也许是因为他第一次来别家要账,所以父亲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吧!

他亲眼看着“父亲”开枪打死了那个刚刚说话的女人,紧接着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一拥而上制住了旁边像野兽般哀嚎的男人……

那一刻,易念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华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害怕他们一家人——因为会没命。他不顾父亲的责骂疯了似的逃离了这个地方。

他很震惊,也非常难过。今天所见的一切足以颠覆一个八岁小孩的三观。他蹲在一棵无人的古树下抱头哭泣,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甜美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你为什么哭?”

易念迟钝的抬起头来,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Get away!”他愤怒的大喊。

女孩没有离开,而是缓缓蹲下来伸手环抱住他的脑袋:“乖,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告诉我哟!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不开心的事吗?易念思索着突然开口道:“杀人犯法吗?”

女孩扑哧笑出了声:“你真可爱,难道你杀人了吗?乖,不要想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啦!”她说着东边传来另外一个女孩的声音:“Rain,快回去了。”女孩起身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向易念招了招手:“你赶快回家吧,以后要是不开心都可以来找我哟!”

这也许是无关紧要的几句话,但是对于当时的易念来说,就是这样无关紧要的几句话让他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这个女孩,就像一道光一般照亮了他原本黑暗的人生,让他硬生生撑过了这余下的八年。

可是后来,易念得知当年那个女孩叫于秋雨,那天被自己父亲杀死的女人便是于秋雨的母亲。

迎新晚会还在继续,傅时一杯接一杯的往自己喉咙里灌着桌上的西凤酒,张浩轩怎么都劝不住他,便只好陪着他一起喝。最后喝酒买醉的人没醉,陪酒的人却醉了个彻底。

张浩轩不知道自己醉了,也不知道傅时早已离开,更不知道此刻坐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叫郑江,是比他们高一级的学长。

郑江是晚会的负责人之一,当他做完一切要离开时发现这里有位小学弟醉的不省人事了,便想着顺便送他回宿舍吧!可他没有想到这位小学弟竟然醉的这么厉害,连人都不认识了,硬是抱着他不让离开,嘴里还一口一个“傅时”。

“傅时,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呢!我可是从小就跟着你,你去那我就去那,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帮你得到的,可是……可是……”张浩轩迷迷糊糊的念叨着,紧紧环抱着郑江的腰,圆圆的脑袋靠在别人胸口上。

“可是什么?”郑江将手放在怀里的小脑袋上问道。

“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喜欢上别人啊;可是,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怀里的人声音越来越慢,估计是直接在他怀里睡着了。

郑江诧异的僵在原地。这个人竟然是在表白,而且对象还是刚才让一众迷妹疯狂尖叫的傅时。

傅时独自一人在天台吹风,不巧却碰见了刚送完于秋雨的易念。

“原来傅小公子也会来这种地方吗?”易念说着吐了一口烟圈,迅速被晚风吹散。

“我来这吹吹风,醒醒酒,没什么可奇怪的,倒是小易总您,我竟然能在”学校“见到您,还真是稀奇的不得了!”

易念没有在接他的话茬,只是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手里的烟。

两人就这样并排站了很久很久。

“您那位可爱的弟弟可是在到处找您呢!”晚风遮住了傅时一大半声音,可易念却将这句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迅速掐灭了手里的香烟,朝着楼梯走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47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