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徐溺傅祁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徐溺傅祁白)

徐溺傅祁白是现代言情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三春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怀着这种心思,傅祁白脸色并不算多好看可惜的是,徐溺根本不见他,单方面一句分手就如此干脆果断,狠的没有半点回旋之地!傅归渡碾了碾落在地上的烟,“那你随意”说完,他转身便走冷淡的无法叫人造次傅祁白看着篝火光影下他的背影狠狠地皱了皱眉这次傅归渡回国,到底是让他们几家都措手不及现在已经接任景圣副院位置了,那日后呢?傅归渡从小学医,傅家根深蒂固产业庞大,他能吞得下?不过现在他顾不得这些徐溺的……

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作者:三春里

角色:徐溺傅祁白

现代言情小说《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的作者是“三春里”。故事梗概:挂了水,徐溺才感觉活过来一些。却仍旧浑身都酸软的不行。一边走去电梯,一边拧眉回想昨夜,男人的眉眼,男人的神情,他漫不经心抚过她腰侧的细长手指。以及…

参加恋综后,医学大佬学会了撒狗粮

第5章 免费在线阅读

唐如:“癖好不清楚,怪癖那得亲密接触才知道,除此之外,有个禁忌。”

徐溺:“嗯?”

唐如:“就是不能在他面前提他小叔,他小叔好像真的挺厉害的,傅家家里最小的,我听我爸都说过这傅家最小的儿子是个狠角色,敢宰人的那种,从小养的深居简出,消息几乎为零,特神秘。”

徐溺打了个哈欠:“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也未必会碰面。”

又怎么样,她招惹的又不是这狠角色。

挂了水,徐溺才感觉活过来一些。

却仍旧浑身都酸软的不行。

一边走去电梯,一边拧眉回想昨夜,男人的眉眼,男人的神情,他漫不经心抚过她腰侧的细长手指。

以及。

面不改色将她扔下楼的模样。

唐如担忧她会执着于这种男人的所谓爱恨嗔痴。

可这种男人,哪里会给与什么情意。

从内而外的狠骨头。

轻易啃不下来。

如果这样的人不算是狠,那傅家所谓深居简出的五公子得到什么地步?

徐溺看着电梯镜面里的自己。

纵然病的娇弱, 可那眼里却藏有野心勃勃。

恶女怎么能单枪独马。

她很期待能够降服这位佛子,成为她忠贞不二的恶犬。

叮——

电梯到了。

徐溺走出,却看到了刚刚进来医院大门的一道颀长身影,脸色紧绷眉宇间写满了不爽情绪,一边走一边低头看手机。

这世界最不缺感天动地的情种。

这种角色演起来,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

徐溺冷眼旁观,随后绕着后门出去。

傅祁白能这么快找过来,不难猜,她手机里大概是有定位器的,他们之间明面上是恩爱有加,实则互有防范,傅祁白是个有心眼的男人,他太懂怎么让自己最大利益化。

徐溺拨出电话卡,清空有用信息。

打开车窗,手机直接扔进垃圾桶。

目光落在那栋大楼,仿佛已经看到了那穿着白大褂的淡漠身影。

须臾,驱车离开。

*

*

购买了新的新手机。

徐溺回去睡了许久。

天黑下来后,手机铃声响起来。

徐溺揉着头发爬起来,接起电话,便听到对面一通说教:“徐溺!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儿失踪?!投资方你搞定了吗?明知道今天晚上见金主爸爸,你还半天联系不上!”

徐溺下床走去盥洗室。

一边洗脸一边回:“我只是一导演,轮得到我去谄媚投资方?”

赵扬是她的上司,她毕业于京港电影学院编导系,现在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导演,因为上半年自制的一部五分钟的动画短片得了一个奖项,算是打开了一些市场,现在公司才有一部电视剧安排给了她。

“你是导演,当然要去陪着投资方,还想躲清闲?”

赵扬语气里不乏阴阳怪气。

“更何况,你自己有长相优势,不加以利用,等着过几年人老珠黄之后,谁还卖你机会?”

徐溺掀起眼皮,“卖?”

赵扬:“别有情绪,今儿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这一步走好了,保的你平步青云,今晚八点岭云阁三层,别迟到!”

徐溺挂断电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张脸清冷而透彻,干净的没有半点烟火气,偏生,那双眼睛里漾着攻击性的色彩,媚而欲,唇红的妖异,气质更是说不出的勾人心魄,美得张扬,娇的不易接近。

就是这样一张脸。

在圈内并没有畅通无阻。

反而,处处都是意图昭彰的麻烦。

人人垂涎她的美貌,为了得到她,为了让她低下头颅,多的是荆棘塞途等着为难她。

徐溺洗了把脸。

看了看时间。

七点了。

如果换做以前她可能就拒绝了。

但是当下不一样,她迟早会脱离徐家,她要走出她的一条康庄大道,任何机会只要在可控范围之内她都要抓住。

画了个精致的妆容,穿着一条白色包臀裙踩着黑色高跟鞋,徐溺出了门。

岭云阁是京港数一数二的饭店,能去的都是达官贵人。

包厢都是会员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去的。

上了楼。

徐溺站在包厢门前,盯着那扇门须臾。

才推门进去。

顿时烟酒气扑面而来。

她唇边挂着淡淡的笑:“堵车,来迟了,抱歉。”

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男人居多,赵扬一看她,顿时起身拉到他旁边:“这就是咱们这部剧的总导演,徐溺。徐溺,这是杨总,这位是林总。”

徐溺抬眸看过去,都是年过四十的中年人,眼神正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

“这么有才华,竟然是这么年轻貌美的女孩,依我看,女明星都不及徐溺一半姿色啊!”杨总已经推来酒杯。

林总更是起身,走到徐溺身边:“听赵总说,徐溺小姐还学过芭蕾,今天又来迟了,我们可不依你,不如自罚三杯再给大伙跳支舞,赔礼道歉怎么样?”

当下。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都朝着徐溺投来异样又看好戏的神色。

在场不少演员,她这个导演却被这么折辱,让她当着这么多人面喝酒跳舞,若是放在古代,这跟嫖客让妓卖弄有什么区别?

侮辱性强。

偏生名利场扯开遮羞布就是这么肮脏。

徐溺没动。

赵扬倒是急了,推搡她肩膀:“愣着做什么?还不感谢杨总林总给你赔罪机会!”

徐溺不是什么假清高的人,人活在世,除非绝对的权贵,否则谁不是在折腰的路上。

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她走到了饭桌前,皙白的手握住一瓶白酒,“舞跳的着实一般,免得扫大家兴,这瓶,我干了。”

女孩眼眸始终波澜不惊,年纪轻轻就有种不符合的老辣。

所有人惊愕地看着她真举瓶对饮那瓶酒。

那种豪爽与骨子里的狠劲令人瞠目结舌。

就连那杨总林总都忘记了反应。

“这……”

“这算怎么一回事……”

原本是打算让徐溺跳舞取乐,现在,他们还怎么继续为难?

毕竟谁能真的吹大半瓶白的?

太狠了。

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不知谁惊呼了一声。

“傅先生……!”

场子莫名一下子躁动起来。

徐溺将瓶子放在桌面上,胃里灼烧,她也随着回过头,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门口的,进来时她没有关门,导致只要是路过的人皆能看到这间包厢发生了什么。

徐溺对上那双淡若佛子的漂亮眼眸,太剔透冷淡,她好似能从那双眼瞳里看到她的倒影,是染着庸俗气世故的模样。

徐溺抿唇。

——该死。

她这生猛模样竟然好巧不巧被他看到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